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75章 顾大人,你是在勾引我吗?

第475章 顾大人,你是在勾引我吗?

        小牡丹被他一扇子敲得有些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问他:“顾大人,你是在勾引我吗?”

        顾长安愣了愣。

        这个小牡丹,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一般姑娘这时候不该是娇羞的不行吗?

        可他忘了,小牡丹可不是一般的姑娘。

        她可是看了无数话本子、戏折子的。

        才子佳人、将军美娇娘之间的那档子事她见得多了,调笑谈情的话她可没少看。

        小牡丹虽然心跳如鼓,但面上伪装得极好。

        她把顾长安从上到下扫了一眼,十分不给面子地评价道:“老套!轻浮!”

        说完,她便朝前走去,转身的一瞬间便忍不住笑了。

        “哎……”顾长安被她两个词说得有些悻悻然,拿扇子瞧了瞧自家的头,问身后的小厮们:“老套吗?轻浮吗?”

        小厮们齐齐点头。

        顾长安横了他们一眼。

        小厮们又立马调转风向,连连摇头。

        “你们知道什么?问你们也白瞎。”顾长安说着,快步追上了小牡丹。

        他一边走在她身侧,一边轻声道:“这是在外头呢,这么多人看着,你也不给我留点面子。”

        小牡丹侧目看他,“你也知道这是在外头呢?还知道这么多人看着,你好端端的,忽然调戏我做什么?”

        顾长安被她问得哑口无言。

        得。

        是我轻浮了。

        人这么多,小牡丹是个姑娘家,哪能这样调戏。

        他在心中暗暗反省。

        还是得先把名分定下来。

        有了名分,做什么都行。

        孙魏紫见他忽然不说话了,也不知道这厮心里又在琢磨些什么,她瞧见前面有许多热气腾腾的小吃摊。

        有卖面的,卖云吞的、炸春卷的……

        各式各样,飘香四溢。

        “这云吞好大好香啊!”小牡丹走到云吞摊前就走不动道了。

        做云吞的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姑娘,长得还秀气,包云吞煮云吞都很利落,她这里生意极好,摊子边上摆的五张桌子都坐满了人。

        这会儿刚好有两个客人结账走了,小牡丹连忙拉着顾长安在空出来的位置坐下,“来两碗云吞。”

        顾长安见她刚才还不太想搭理自己,这会儿又主动来拉自己,一下子也有点端不住,当即道:“你饿了?前面有两家酒楼还不错,我带你去吃好的……”

        “这个云吞看起来很好吃,我就想吃这个。”小牡丹松开了他的手,“你看这里生意这么好,肯定很好吃。”

        边上有好几个卖吃食的摊子,就这里人最多。

        顾长安笑道:“我以前没见过这个摊子,不好吃可不能怪我啊。”

        小牡丹道:“我挑的地方,好不好吃自然怪不得你,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

        顾长安十分有眼力见地说:“自然不是。”

        他说着,看见后头捧着东西跟过来的小厮,便抬了抬手,示意他们在边上的摊子坐下,随便吃些东西。

        小厮们各自找了地方坐下。

        顾长安回过头来,刚好看见摊主姑娘过来收前头客人用过的碗筷。

        两人目光一对上。

        他瞧着这姑娘有些眼熟。

        摊主姑娘先认出了他,又惊又喜道:“顾公子?”

        “你……你是?”顾长安还是没认出这姑娘来。

        摊主姑娘道:“顾公子许是不记得我了,我叫桃红,以前……”

        正说着话,就被隔壁桌的客人打断了,“我这都饿坏了,云吞什么时候上啊?”

        “马上来。”桃红连忙应声,她朝顾长安和小牡丹笑了笑,“顾公子略等一等,您二位的也马上就来。”

        她说完,就手脚麻利地把碗筷收走,还把桌子擦干净了,立马就走回摊子前面煮云吞。

        “这摊主,你认识啊?她看你的眼神……”小牡丹有点说不出来那是什么感觉,“你俩以前一定有故事。”

        顾长安有些好笑道:“我还没想起她是谁呢,你就说一定有故事?”

        “她刚才都说了她叫桃红。”小牡丹拨了拨筷子筒里的筷子,“顾大人还没想起来,是真的没想起来,还是假没想起来。”

        “你这……”顾长安这下是真想起来了。

        这桃红不就是之前梁思余谋夺顾家家产,他被陷害奸污良家女子那事里头,那个良家女吗?

        当时桃红还一心喜欢晏倾,跑到秦灼面前破口大骂过。

        那时候的桃红桃子不太好的样子,又被家里老母‘卖了’,用她陷害他换银子给儿子还赌债。

        后来桃红的母亲和两个赌鬼哥哥好像都进去吃牢饭了,只剩下这么一个可怜又可悲的姑娘家。

        几年不见,桃红倒是摆起了云吞摊,生意还这么好,人也看着平和温婉了。

        若是她自报姓名,顾长安还真认不出她来。

        “你怎么不说话了?”小牡丹等了半天,没等到顾大人的下文。

        反倒看到他望着正在忙碌的摊主姑娘笑。

        她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话声刚落,顾长安还没来得及回话,桃红就端着两大碗刚煮好的云吞过来了。

        同样的碗,云吞似乎要比别人的多出不少。

        桃红一人面前放了一碗,笑着说:“两位慢用。”

        其他桌的客人还催着要,她也没有空暇与顾长安说话,只多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回去忙活了。

        云吞是很香的,看着也很好吃。

        但小牡丹好像没有一开始那么想吃了,她拿勺子搅了搅。

        顾长安见状,笑着解释道:“故事是有的,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桃红以前喜欢晏倾,为此还曾骂过陛下……”

        “什么?”小牡丹一听立马就来精神了,“这摊主喜欢晏相,还骂过陛下?”

        老天爷哎,这永安城的故事还真不少。

        顾长安有时候看着小牡丹,真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

        一样的爱说话,一样地喜欢听‘故事’。

        他徐徐笑道:“想知道啊?好好吃云吞,吃饱了,我慢慢说与你听。”

        “行。”小牡丹立马又觉得这云吞极有滋味了。

        只是有些烫,她不得不舀起一个,吹凉了在吃。

        顾长安在边上,拿着折扇帮她扇风。

        他那折扇金贵得很,换成银子,不知可以买多少个这样的云吞摊子。

        此时竟拿来给云吞扇凉用。

        小牡丹一心想听他和晏相还有陛下,同那摊主姑娘以前的事,埋头吃云吞,也顾不上这些。

        反倒是正在云吞摊前忙活的桃红,忙里抬头朝他们这边看一眼。

        一眼便知,这姑娘定是顾公子的心上人了。

        小牡丹哼哧哼哧,把一大碗云吞都吃完了。

        顾长安反倒没吃几个。

        她等着听顾大人说以前的事。

        余光却瞧见,桃红身边有个高高壮壮的汉子帮着她洗碗,正说着话。

        桃红替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两人相视一笑,还挺甜。

        这会儿,旁边几桌都吃上云吞了。

        桃红有那汉子帮忙,稍微闲了一些,给汉子擦完汗就走到他们这边来。

        顾长安从钱袋子里取了一小碇银子递给她。

        “两碗云吞而已,值不了这么多钱。”桃红不肯接,“更何况,这云吞摊还是当初顾公子派人给我送来的银子置办下的,您对我有再造之恩,我……”

        桃红说着便要朝顾长安跪下去。

        “别跪!你要是在这跪,我以后就再也不来你这吃云吞了。”顾长安语速极快,想伸手去扶,又不好触碰到人家姑娘,硬生生又收回来了。

        桃红见状,只得站直了同他说话,“顾公子大恩,桃红无以为报……”

        “不用报,你现在这样就很好。”顾长安道:“做点小本生意,吃喝不愁,还有、还有人帮你洗碗。”

        他说着,看了一眼正在洗碗的汉子。

        不用说,这汉子肯定喜欢桃红,那眼神,错不了。

        想来是还没成亲,正在好着。

        顾长安想到这里,心里都有点酸。

        洗碗的汉子都快娶到媳妇了。

        他身边这位,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窍。

        顾长安与桃红说了两句,便带着小牡丹去前边走走消食。

        云吞摊又来了新的客人,桃红回去忙活着。

        小厮们吃得差不多了,远远地跟在后面。

        小牡丹想听的那些,顾长安缓缓说给她听。

        顾大人是有那么一点说书先生的本事在身上的。

        晏相和陛下从前的那些事,他差点遭了牢狱之灾,顾家差点落入小人之手,从他口中说出来,就变得十分滑稽有趣。

        顾长安带着小牡丹逛了两条街,在回家的路上,跟她说:“说来你或许不信,就刚才那摊主,桃红姑娘,差点把我给强睡了,当夜情形之凶险,非言语可以形容,要不是我拼死保住清白……”

        “顾大人。”小牡丹实在有点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打断道:“为什么你老是被人那什么?”

        顾长安一下子没听明白,“什么什么?”

        “被人惦记,被人睡。”小牡丹真的想不通,“你一个男子,怎么老遇到这种事?”

        先是裴氏那庶妹,再是方才那摊主桃红姑娘。

        虽说都没成。

        但顾大人总遇着这事,也挺离谱的。

        顾长安摸着下巴,仔细地想了想,“或许是我长得太好看了吧?”

        还有,就是如同秦灼从前说的那般。

        他们觉得,这样拙劣的手段,就可以足以对付他了。

        这话,顾长安没有告诉小牡丹。

        如今的他,早已不是旁人用拙劣的手段就可以算计的顾家败家子了。

        小牡丹看了公子许久,而后幽幽道:“你这样想,也好。”

        “如今这世道,不光是女子在外头要小心周全。”她很认真说:“美貌男子也要好好保护自己啊。”

        顾长安闻言,不由得挑眉道:“如此说来,你也觉得我生的美貌?”

        小牡丹有些无奈道:“嗯……顾大人,其实我想说的主要是要好好保护自己。”

        “明白,我都明白。”顾长安喜形于色,进了顾府,就让婢女给小牡丹领路先回院子去,他自己则去了二老那边。

        小牡丹回到屋里,后头捧着一大堆东西的小厮也回来了,放在屋里,占地占得,小厮婢女进出都不便。

        她蹲在这些物件前头,一件件地挑。

        又想起顾大人煞有其事地说:“能用银子买来的东西,我都不缺,你不如给我送个银子买不来的。”

        她问他:“有什么是银子买不来的?””

        那人合了折扇,轻轻地敲了敲她的额头笑道:“你啊。”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顾大人笑起来吧,真够勾引人的。

        她差点就被迷惑了。

        今儿买回来的东西虽然多,但都是顾大人付的银子。

        她也不好把这些当做生辰礼送给他。

        明儿是他生辰,下午的时候,他还亲手扎孔明灯来着。

        “要不,我亲手给他扎个孔明灯?”

        小牡丹这般想着。

        礼轻情意重嘛。

        大不了,回了京城,再给他补份贵重些的生辰礼。

        说做就做。

        小牡丹走出房门,让婢女们把堆在屋子里的物件都收拾妥当,又让小厮们把做孔明灯的竹条等物都拿出来。

        她坐在廊下,跟着会做的小厮,一点点的学。

        小牡丹手巧,人又聪明,一学就会。

        顾长安从二老那边回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扎第十只孔明灯了。

        “小牡丹,你怎么还扎起孔明灯来了?”顾大人穿廊而来,从地上捡起一根竹条拿在手里,心里都乐颠颠的了。

        面上还要状似无意地问:“该不会是给我扎的吧?”

        “是啊。”小牡丹一点也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买东西你抢着付银子,在街边吃碗云吞,摊主还是你认识的不要钱,那我还能怎么办?”

        她也是真的很无奈,“傍晚瞧见你在扎孔明灯,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给你扎几只,放着玩。”

        小牡丹手里这只刚好做完了,就递给了顾大人。

        “孔明灯可不是放着玩的。”顾长安双手接过,“在我们永安,孔明灯是用来许愿的,他们都说很灵验的。”

        小牡丹将双手放入婢女端来的水盆洗净,笑着说:“让你放着玩,又不是不让你许愿。”

        “让许愿啊。”顾长安抬手把孔明灯转了一圈,意味“那我可得好好想想,许什么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