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62章 附耳过来

第462章 附耳过来

        小牡丹听他胡扯一通,竟又绕回了自己身上,简直哭笑不得。

        不过她心中总想着眼前这个顾大人和她昨夜梦中的截然不同,相比之下,眼前这个话多,又爱胡扯的,显然要好上许多。

        于是小牡丹也厚着脸皮同他瞎扯。

        顾长安说自己年少时遇到过道士算卦,将来会在烟花之地遇到相守一生之人。

        小牡丹一点也不落下风,当即便说:“我小时候,还总听人说我日后是要当娘娘的呢。”

        顾长安听到这话,登时睁大了一双桃花眼。

        孙魏紫瞄了一眼他的神色,当即又道:“话说回来,你跟陛下一起叫我小牡丹,你可知道陛下为什么叫我小牡丹?”

        “这我当然知道。”顾长安道:“姚黄魏紫,乃牡丹名品!”

        他旁的不知道,赏花弄草,斗鸡走狗的事那是一点都没落下。

        小牡丹不大喜欢听人把姚黄魏紫放在一起说,但此时这不是重点,她蹙了蹙眉,继续道:“牡丹乃花中之王,皇家正宫常以此自居,且又有凤穿牡丹之说……”

        顾长安听她这样说,倒是想起了先前有人同他说过,以孙家大小姐的容貌身份,配皇子也绰绰有余。

        但是废帝那几个儿子都不成器,最端正的皇长子,偏偏还不是亲生的。

        “不管那些人怎么说,我祖父他们当初究竟是怎么打算的,如今咱们陛下是个女子,而且晏相三千宠爱在一身,我肯定是做不成娘娘了!”小牡丹说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模样看起来还颇是遗憾。

        顾长安联系起孙家藏着遗诏的那些事来看,顿时领悟出了几分,孙家人从前八成是真的把小牡丹当做未来皇后养的。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

        大兴江山地覆天翻,秦灼做了女帝。

        “如此可见,你以前遇见的那个道士算卦不怎么准,那些说我要做娘娘的说了也不作数。”小牡丹不知道顾大人的心思飞到何处去了,一门心思地同他把事扯明白。

        顾长安在心里盘算来盘算去。

        琢磨了半天才琢磨明白,小牡丹差点就跟无争做了夫妻啊!

        我得赶紧修书一封,好好与无争说道说道。

        小牡丹说了半天,见顾大人不吱声了,眼看着自己占了上风。

        还想再说点什么。

        肚子先咕咕叫了。

        顾长安听到这响声,被逗笑了,当即收了心思,让婢女端吃食上来。

        水江城多鱼虾。

        现打捞上来,一锅烩了,放面一起煮,鲜香无比。

        两人相对而坐,一起吃面。

        河水起微澜,清风徐徐。

        两人十分默契地不再提昨夜的事。

        顾长安把提亲和婚事也往后放放。

        吃完面。

        小牡丹跟顾长安一起上岸,在岸边闲逛消食。

        主要是她还得问问卫敬是怎么想的。

        顾长安这会儿倒是配合得很,问什么答什么。

        而且昨夜顾大人也不是白醉的。

        他简直把卫敬的心思全套出来了。

        卫将军是在战场厮杀了好几年,好几次都差点没命的人,家里又没别的亲人了。

        他对芍药的身份、清白什么的,没那么看重。

        也不能说一点都不在意。

        只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更懂得人生苦短,相守不易。

        能够重逢就已经是上天怜见。

        至于其他的。

        卫敬不敢多求。

        顾长安复述昨夜卫敬说的话,小牡丹听着听着差点哭了。

        顾大人没法子,还得把她哄高兴。

        两人在满是摊贩叫卖声里的河岸穿行而过,顾长安给她买了不少小玩意,珍珠手钏,贝壳风铃,还有糖葫芦……

        小牡丹觉得顾大人跟哄小孩似的。

        她把其他的东西全都那盒子装了,让顾大人捧着,她自己拿着糖葫芦招摇过市。

        最后两人一路走的太远,累得迈不开腿,只能乘着停靠在岸边的小船回去。

        顾大人给小牡丹买的那些小玩意,拿回大船上,堆了满满一桌子。

        婢女们凑过来瞧新鲜,看看这个有趣,瞧瞧那个也有趣。

        小牡丹原本打算人手一个分过去,奈何她刚要开口,顾大人一个眼神扫过来。

        她愣是不好分给小婢女了。

        这些小玩意要是她用自己的银子买的,分了也分了。

        可谁让这些都是顾大人买给她的呢。

        于是,小牡丹只能厚着脸皮给婢女们演示那些小物件要怎么玩,再加一句“你们要是喜欢,我下次看见了就给你们带。”

        许这样的空口之诺。

        暮色将至之时。

        孙魏紫让人去醉欢楼给芍药递话,邀她出来夜游水江城。

        顾长安听见了,当即便开口道:“我也去。”

        “你去干什么?”孙魏紫觉得他一起去的话不方便,直接说:“我同芍药都是女子,在一处好说话。”

        顾长安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

        但是这水江城到底是异地他乡,让小牡丹一个美貌姑娘单独跟芍药在外面,若是遇到那些个不长眼的就不好了。

        小牡丹隐隐觉得顾大人这会儿看自己的眼神,跟自家老祖父颇为相似。

        应付祖父她的经验就十分丰富了。

        “我带几个随从和婢女一起去。”小牡丹道:“至于顾大人你呢,另有重任。”

        顾长安听到这话,不由得微微挑眉,“哦?什么重任?”

        “附耳过来。”小牡丹抬手朝他勾了勾手指。

        顾长安眼中笑意如许,缓缓附耳过去。

        小牡丹抬手虚遮着口鼻,低声与他说了几句。

        顾长安听完之后,眼眸亮如星辰,笑道:“此计甚妙。”

        小牡丹听到他这样说,心里止不住地有些小得意,但她面上没有表现得太明显,强忍着笑,煞有其事地问道:“依顾大人看,可还算得两全其美?”

        “自是两全其美。”顾长安笑吟吟道:“就按你说的办。”

        小牡丹笑弯了眼,又问:“十日可成否?”

        “哪里用得了十日?”顾长安道:“我看七日足以。”

        边上的随从婢女见了,暗暗道:

        别的人旁的人成不成我不知道。

        但你俩,眼看着是要成了。

        孙魏紫只觉得这些随从婢女们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微妙,不过她一心想着如何早点撮合卫敬和芍药,同顾长安说完话之后,就出了船舱,让船夫放小船去赴约了。

        顾长安跟着出了船舱,站在船头看着小牡丹上了小舟,在水波上翩然远去。

        此时暮色降临。

        两岸华灯初上,水波浩浩里,灯影重重,她身着紫衣罗裙,云袖飘飞,忽然间回头看来,被吹起的紫色发带遮住了她的左眼。

        恍惚间,犹如美人半遮面。

        顾长安站在那里看了许久,直到那小舟划远了,他才回过神来,让人再放一只小舟。

        他要依计行事。

        去找卫敬了。

        而前头远去的小舟之上。

        孙魏紫把飞扬的发带拨到背后,坐在了船头。

        她方才原本想喊顾长安一声,问他站在船头干什么。

        又怕人家顾大人只是站船头看风景,她开口问简直是自作多情。

        又忍下了。

        这会儿水面上轻舟画舫来来去去,她所在的这艘小舟也走远了,这会儿她看不见顾大人。

        也就暂且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抛到了脑后。

        继续琢磨芍药和卫敬的事。

        小牡丹让随从去递话,约了芍药绕水游城。

        醉欢楼有给姑娘和恩客们游玩的画舫,小舟快到醉欢楼的时候,芍药和她的侍婢乘着画舫出来了。

        小牡丹就坐在船头。

        船头挂着灯笼。

        灯火摇曳着,映在美貌又俏皮的小牡丹脸上。

        芍药坐在船舱里,一眼就看见她了。

        画舫和小舟同时停下。

        芍药起身和侍婢一起走出船舱,欲往小牡丹所在的小舟上来。

        小牡丹却先她们一步,从小舟跳到了画舫上。

        她一跃而上,摇摇晃晃,好一会儿才站稳,回头吩咐小舟的船夫先回去,然后就直接往船舱里去。

        侍婢见状连忙上前给她打帘。

        芍药朝她福了福身,诧异道:“姑娘怎么上画舫来了?我正欲……”

        小牡丹还了她一礼,笑道:“这画舫多好看啊,又大,我是为了方便才乘小舟来的,有画舫坐,谁还坐小舟啊?”

        她知道芍药大约是怕她坐醉欢楼的画舫被人看了,有损清誉。

        不过小牡丹不在意这个,只同她说这画舫好看,不坐白不坐。

        芍药见她如此,也不好再说,便把侍婢打发出去,亲手给她倒了杯茶,轻声问:“姑娘,今日找我是……”

        “游玩赏景啊。”小牡丹接过茶杯,站在窗边往外看,“水江城的夜景天下闻名,我既然来了这里,自然是要好好看看。”

        芍药听她这样说,一时无言。

        小牡丹回头看向她,笑道:“美人作陪,同赏美景,乃人生乐事。”

        她在陛下身边待久了,也学来一两分风流模样。

        用在芍药身上,已经足够。

        芍药微愣,而后笑着说:“姑娘才是美人。”

        小牡丹同她说笑了几句。

        两人有着先前的‘恩情’在,又有昨夜的推心置腹,相处起来并不生疏。

        而且小牡丹只字不同芍药提卫敬,又让原本提着一颗心的芍药放松不少。

        “我家大人要在水江城逗留些时日,他自有他的差事要办,我却闲着无聊。”小牡丹笑道:“我说要报恩,你不要,那我就只好砸些银子,让你来作陪,一来你在我这里可以歇着,爱做什么做什么,不必去应付别人。二来……”

        她说着,故意顿了顿。

        芍药见状,果然紧张了几分。

        “二来嘛。”小牡丹笑道:“你也可以用这几天好好想想,你想要什么,好让我能报完恩再走。”

        芍药闻言,只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姑娘真的不必放在心上。”

        小牡丹却道:“对你来说是区区小事,于我而言,却是差点饿死时得人相救。”

        芍药说不过她。

        小牡丹在‘报恩’这件事上,自有她的坚持。

        不过她也没有一直抓着这件事说,水江城的夜景是美,又有芍药这样的美人作陪,在旁讲些有关水江城那些缠绵悱恻的情爱之事。

        小牡丹游玩一夜,尽兴而归。

        一连数日,她都邀芍药同游。

        花魁不接客,老鸨心里老大高兴,小牡丹直接拿银子给她砸高兴了。

        老鸨他们虽然搞不明白一个姑娘老点芍药出去做什么。

        但谁也拒绝不了这么多银子。

        芍药一开始还劝孙魏紫不要乱花银子,纵然是富贵之家,也不该如此挥霍。

        小牡丹拿一句“我的银子只花在该花的地方”就让芍药接不住话了。

        她天天与芍药同游,而顾大人带上卫敬一边办差事,一边阻止卫将军再来醉欢楼闹事。

        两人都忙,明明同宿在一艘船上,愣是好几天都没碰面。

        至于那杜子瑜,小牡丹和顾长安早就弄清楚了,只是喜欢芍药美色的风流公子,以为芍药被卫敬威逼强娶才出来趟浑水的。

        卫敬一连几日都没出现过。

        杜子瑜来找过芍药两回,小牡丹都在边上,他没机会说说什么做什么。

        那些等着看两男争一女的好事之人,也只能拿着前些天的热闹来来回回地说,渐渐地歇了。

        小牡丹在船上待了好几日,这水江城景色虽好,但她毕竟是繁华京城的亭台楼阁锦绣堆里养成的姑娘。

        游玩了几天,那新鲜劲儿就过去了。

        然后小牡丹就跟芍药一起待在画舫里,船夫划到哪算哪,她俩就喝喝酒,谈谈心。

        相处下来,都觉得对方是可交之人。

        小牡丹琵琶弹得不错,芍药以舞姿冠绝群芳。

        两人就在画舫里弹琵琶以歌,扬袖起舞,不为取悦旁人,只为悦已。

        一曲酬知音,一舞倾心扉。

        第七天傍晚,小牡丹正与芍药坐着饮酒。

        顾家随从匆匆而来,满脸惊慌失措地上了画舫,腿软地站也站不住,“孙小姐,大事不好了,大人遇刺!”

        “什么?”小牡丹闻言脸色大变,猛地站了起来,“他现在怎么样了?”

        她说着,就要往外走。

        来报信的顾家小厮抱住了她的腿,“我家大人还好,只是轻伤!有事的是卫敬卫将军!当时卫将军与大人同行,为了护住大人被刺客一箭穿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