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36章 长安牡丹篇(今生)

第436章 长安牡丹篇(今生)

        顾长安最近频频做梦,梦见自己做了大贪官,下场十分凄惨。

        他觉得是上天警醒,让他一定要为官清廉,不做那些要命的勾当。

        因此上朝时兢兢业业,回府后,再三叮嘱府里的管家随从切不可收受贿赂,谁送了礼来,登记造册,然后双倍还回去。

        也就是顾府家大业大,才经得起他这样造。

        时间一久,朝中的同僚们也不太敢往他府里送东西了。

        关键是这送来送去的,总要比对方多加一些,实在是送不起。

        当然,也其中也不乏趁机占点便宜的。

        顾长安明面上不说,转头跟去陛下那里告状,说谁谁谁爱占我便宜,人品不太行,不堪大用。

        因为这个,秦灼还查出了几个官品不好的,让他们坐冷板凳去了。

        帝后大婚之后,众人私下都在议论‘顾大人要失宠了’。

        宋旭则当着顾长安的面说:“如今内阁与后宫皆以晏相马首是瞻,顾大人这贵妃是做不成了,百尺竿头想要更进一步只怕是此生也难,不过没关系,我不嫌你。”

        借此报了当年顾公子的“不嫌你丑”之仇。

        顾长安懒得理他,也不与众人计较‘失宠’什么的,反正他有事照样往长华跑。

        从前是秦灼一个人听他抱怨诉苦,如今还多了一个晏倾。

        两人一起听。

        听完了,还得想法子帮他把事解决了。

        只是先前众人都以为顾长安迟早要在后宫占一席之地,结果等来却是晏倾椒房独宠,这满京城的流言蜚语,都在说“估计是顾大人不行!”

        顾长安原先都挺淡定的,直到听到这句“顾大人不行!”

        他气不过,急匆匆进宫见帝后。

        初秋的午后,阳光烂漫。

        殿门紧闭着,秦灼与晏倾似乎在里头小憩。

        “顾大人可是有什么急事?”梁公公凑上前来,低声问道:“陛下与晏相刚刚歇下,您移步去偏殿等会儿?”

        顾长安伸手就要去推门,手都抬到一半了,又想起她是君,自己是臣。

        不能做这样出格的举动。

        但他又恼得狠。

        不想去偏殿。

        他索性退后几步,坐在了殿门前的台阶上,不走了。

        就在这等着。

        “顾大人!我的顾大人哎!”梁公公见状都傻眼了,“您好歹是堂堂尚书,怎么能坐在这?这要是被人瞧见了可怎么好?”

        “瞧见就瞧见!”顾长安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架势,“反正我都被笑话惯了!”

        梁公公也不敢得罪这位爷,只能顺着他,作愤愤不平状,“谁敢笑话您?谁?谁……”

        “谁啊?外头天大地大,哪里不好坐?要坐这?”孙魏紫笑着走上前来,故意凑到顾长安跟前瞧了个仔细。

        她生的杏眼柳眉,穿的淡紫色宫装,没了从前的娇蛮任性,只剩下几分活泼神气来,“原来是我们陛下跟前的第一红人顾大人啊,今儿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顾大人这么不高兴?”

        “你别同我说话!”顾长安没好气道:“我正生气呢,要是同你说话,说着说着就要吵架。”

        “那就吵一架呗,以前又不是没吵过。”孙魏紫蹲下身同他说道。

        “你这人……”顾长安就没见过小牡丹这么喜欢吵架的姑娘。

        在别人面前都挺正常的,到了他这里,说不了三句话就要开始吵。

        “我今儿不想跟你吵。”顾长安心道:我还得留着力气去跟秦灼和晏倾闹。

        孙魏紫也坐在了台阶,跟顾长安只隔了半步远。

        她朝梁公公抬了抬手,示意他可以忙自己的去了。

        梁公公转身,把几个宫人内侍都悄悄带到了不远处。

        等人都走了。

        孙魏紫才挑衅一般朝顾长安道:“是怕吵输了吧?”

        “输?我会输给你?”顾长安一听这话,立马就燃起了斗志,想跟小牡丹大吵三百回合。

        但他一回头,就对上了孙魏紫一双美目。

        他突然意识到小牡丹是在激他。

        想吵的心思,立马就消失了大半。

        “你别故意激我,没用!”顾长安从袖子里取出一把百折扇来,打开了,飞快地摇着,给自己扇风。

        好像这样就能把心里的火也消下去似的。

        今儿不是大朝会的日子,他穿了一身淡金色的云袖锦袍,金冠束发,富贵公子模样。

        就是扇子摇得太快了些。

        少了几分翩翩气度。

        多了点被人宠坏的任性张扬。

        孙魏紫一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表情,“好端端的,我激你做什么?吃饱了撑的么?”

        顾长安没说话,眼神回过去一句,“可不就是?”

        孙魏紫见状,在心里暗暗记下一笔。

        她心道:要不是怕你在这闹,扰了陛下和晏相清静,我才不理你!

        心里这样想着,却不能说。

        小牡丹托腮看着他,摆出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来,“你不想吵架的话,那就同我说说为什么生气吧?”

        说真的,顾长安是她见过最会生气的人了。

        孙魏紫在秦灼身边这么久,就没见过第二个像顾长安这般,敢给陛下甩脸子的人。

        连晏相,如今椒房独宠的晏相,都没在陛下面前如此放肆过。

        小牡丹闲暇时,曾与长华宫的宫人内侍聚在一起说起本朝几个未解之谜,其中有一个,就是:

        顾大人为何总是在生气?

        谁也搞不明白这件事。

        她今儿得了机会,可得好好问问。

        “同你说有什么用?”顾长安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话还多,每每郁闷之时,总要找人说话,说尽兴了才舒坦。

        可自从秦灼与晏倾大婚之后,一个是有夫之妇,一个是有妇之夫,他不好单独找其中一个说半天,跟他们一起说吧,不管说什么,最后总会变成耽误人家夫妻独处似的。

        跟秦怀山说吧,义父最近也总是不见人影。

        谢无争和花辞树他们总是忙,初五又是个没耐心的,每次听两句就要上房上树,怎么也坐不住。

        宋旭他们更是把他当热闹瞧。

        顾大人最近着实是憋坏了,对着小牡丹长叹了一口气,“你根本就不知道外头那些传闻有多离谱……”

        “我怎么不知道?”孙魏紫听到这话就不服气了,“不就是说你肯定是床上功夫不行才失宠那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