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18章 晏倾生来就是要做皇后的

第418章 晏倾生来就是要做皇后的

        当初去东临颜府扯出那些陈年旧事时,秦怀山和谢家两位舅舅都不在场。

        关于晏倾就是颜家嫡子颜辞镜这事,知道的人也不多。

        秦二爷这个做爹最关心女儿,问张静玄的时候,那紧张劲儿也不是装出来的,他见张掌教依旧慢悠悠的,没有立刻回答的意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张掌教既然是为着这事来的,还请说的明白些!”

        张静玄摸着白胡子,缓缓道:“此人早已在陛下身侧。”

        这话显然只说了个开头。

        周遭众人闻言纷纷开始猜测:“陛下身侧青年才俊可不少……”

        “顾大人、谢大人,还有花大人、初五将军都是从一开始就跟随陛下左右的!”

        “先前还有人说宋旭宋大人的名字取得跟陛下甚为相配呢,正所谓旭日东升,其光灼灼……”

        “顾大人还叫长安呢,一听就是正位中宫的名字!”

        “这样说来,谢无争谢大人自幼跟陛下互换了身份,这才是真正的命数纠缠,相辅相成啊!”

        众人猜来猜去,觉得好几个人都像是“天生皇后命”,怎么也猜不不出个真的来,一个个都在低声喃喃:“到底是谁啊?”

        秦灼心里有点冒火。

        这些大臣平日里自诩聪明,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最能揣摩圣意那个。

        结果到了关键时候,一点都没有眼力见。

        他们猜不到晏倾头上。

        秦灼就抬眸看向张静玄,示意他再说的明白些。

        张静玄做灵云观的掌教也有好些年了,平日里习惯了说话只说一两分,叫人听得云里雾里,自己回去琢磨,不管能琢磨出什么来,都能算是他道破天机指点的。

        可如今这位女帝陛下不是好糊弄的人。

        一个眼神扫过来,不容拖延。

        张静玄见状,再次开口道:“只是这位天生皇后命的贵人曾为陛下舍弃自身运道,换陛下命途平顺,诸多坎坷便都应在了他身上,近来他应当过的不太好。”

        加上这一句,众人就不必再胡乱猜测了。

        因为顾长安、谢无争和花辞树、初五,乃至宋旭他们,都是年纪轻轻身居高位,除了公务繁忙,推行新政遇到阻力之外,并无不顺之处,更别说命途坎坷。

        大兴开朝至今,就没几个这样年轻就能做身着朱紫的能人,何况是这样一大帮。

        算起来,近来过的不好的……只有晏倾。

        在场众人基本都已经猜到了。

        但是谁也没开口说出来。

        还是受秦灼所托的谢傲鸿先开了口,“张掌教说的难道是晏倾?”

        张静玄也没有直接回答。

        花辞树见状,上前道:“晏倾原是颜家嫡子颜辞镜,他出生那日,确有道人登门,说颜家主母这一胎是天生的皇后命。”

        “废帝因此心生忌惮,特下旨召颜辞镜进京为质……”他把颜家那档子事简洁明了说了说。

        花辞树回到京城,受封用的都是花辞树这个名字,从前顶替颜辞镜在京城做质子的时候,也因为装病弱极少出门,朝中能认出他的没几个。

        众人只知道他是颜晖倒台之后,新的东临掌权人。

        而且这天子面前的红人,当朝权臣,也没人去深究这花辞树到底是不是真的颜辞镜?是颜家哪位公子?

        如今他自己站出来把这事细说分明。

        其他的都还好说,这人活得久了,什么都能见着。

        但晏倾就是颜家那位一出生,就被人说是“天生皇后命”的三公子颜辞镜这事,还是把众人狠狠惊了一把。

        要说颜夫人生颜辞镜的时候,那上门预言之人不知是哪里来的假道人,说的话不可信。

        现今张静玄的话,却跟二十多年前那位道长说的对应上了。

        在场大半人还没缓过神来。

        秦怀山已然开口道:“这样说来,晏倾生来就是要做皇后的!”

        张掌教不语,只是摸着白胡子点了点头。

        他看向秦灼,眼神里满是:陛下,你要贫道说的,贫道可都说了啊!

        秦灼微微挑眉,表示自己尚算满意。

        然后,她侧身与晏倾低语,“都讲到这里了,你不开口说点什么吗?”

        晏倾低声道:“得了陛下如此盛宠,心中欢喜,难以言喻。”

        秦灼听到这话就忍不住笑了,又与众人道:“众卿忧虑之事,今日一并说清,晏倾与朕乃天定良缘,此生不可改也。”

        有大臣想开口说些什么。

        秦灼又道:“张掌教方才是不是说朕与晏倾分则命途多舛,短寿多灾?”

        她这么一问,刚刚想开口说话那人有立马闭了嘴。

        这时候再说什么陛下不能把晏倾留在身边的话,岂不是要落得一个“盼着陛下短寿多灾的罪名”?

        这罪名谁担待得起啊?

        “这不吉利的话提也不要再提!”顾长安连忙道:“陛下还是想想张掌教说的合则相辅相成,长乐安宁,可保天下太平,盛世安然,这多好!”

        众人听见顾大人说这话,看他的眼神都变得十分复杂且微妙。

        往日里顾长安跟晏倾闹得最厉害,怎么今天尽帮他说话。

        而且谢无争、花辞树和初五明显也是帮着晏倾的。

        他们几个的关系一直扑朔迷离,今日却不知怎么的,全都把争宠的事抛到了九霄云外,反倒跟晏倾兄弟情深起来。

        其他的大臣们的心思都已经开始凌乱了。

        只有几个真的为朝堂着想的老臣子们,很是头疼地说:“这、这晏倾是当朝丞相,这哪有在朝做丞相,在后宫又做皇后的?”

        “虽说咱们大兴没有后宫不得干政这样的规矩,但皇后统领百官、坐镇内阁这事着实有些不太合适……”

        有老大臣重重地叹息道:“只怕又上演‘六朝何事,终成门户私计’了。”

        “陛下!”几人说着说着满脸愁容地朝秦灼拱手行礼,“您要把晏倾留在身边,也未必就要让他做皇后,有那么多种妃位可以封……”

        “这后宫和朝堂之事,切不可混淆在一起。”

        “臣以为丞相之位,和陛下的枕边人,须得让晏倾二选一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