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15章 正名

第415章 正名

        孙学海后头还跟着三四十人。

        殿中大臣们睁大眼睛瞧清楚之后,发现这些人就是先前被晏倾判了流放千里,在途中传来死讯那些。

        青天白日的没有鬼。

        这些人都还好好地活着呢。

        方才还准备大做文章细数晏倾罪行的杜建树见到孙学海等人,眼珠都快瞪出来了,简直把‘难以置信’四个字刻在了脑门上。

        晏倾在看见那些人之后,墨眸微湿,低声同秦灼说:“你这些天瞒着我忙活,就是为了……”为了这一刻?

        “是啊。”秦灼低声说:“你总说什么时机未到,你的名声不重要,我就想着时机也可以自己造。”

        更何况,今日杜建树好死不死撞上来。

        这时机好得不能再好。

        “陛下万安!”孙学海带着一众穿着常服的旧日大臣们朝秦灼行礼。

        “快快请起。”秦灼伸手虚扶了孙学海一把,“诸位这几年受苦了,既然已经回京,自今日起便官复原职。”

        “谢陛下!”众人简直有些喜极而泣,这几年在躲在山野之地过着自食其力的日子,都不敢想这辈子还有回到京城的一天。

        孙学海倒是对官复原职之事不是很在意,他的目光落在了晏倾身上。

        老尚书拱手作揖,朝晏倾道:“晏大人的救命之恩,老夫还曾当面谢过。”

        这一礼,孙学海的腰弯得极低,方才对着陛下都没不曾如此。

        身后众人见状,也纷纷朝晏倾作揖,“晏大人的救命之恩,我等没齿难忘!”

        “不敢当。”晏倾朝他们还了一礼,伸手扶起年纪最大孙学海,“保住诸位性命,是陛下的意思。”

        他说着,看向秦灼,又继续道:“我不过是奉命行事。”

        “就算晏大人是奉命行事,也是我等的救命恩人!”孙学海有些感慨道:“只是我等那时糊涂,还在牢里骂了晏大人好些天,真是罪过啊!”

        秦灼闻言,定定看着晏倾。

        被孙学海他们在牢里痛骂的事,晏倾没跟她提过。

        晏倾看秦灼的眼神就知道她心疼了,低声跟她道:“那时候,他们骂他们的,我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一句都没放在心上。”

        他刚回京城那边,为了尽快取得萧宇的信任,判了孙学海等人流放千里,被他们骂的狗血淋头,也不曾解释半句。

        恶人恶事都他做了。

        好人好名都留给了秦灼。

        孙老尚书身后众人纷纷开口向晏倾赔罪。

        那争先恐后、诚心诚意的架势,一看之前就没少骂晏倾。

        秦灼见状,忽然有点懊恼刚才就把让他们官复原职的话说出去了。

        孙学海他们一来,又是谢晏倾救命之恩,又是跟他赔礼道歉的。

        谢无争又把早就准备好的被流放的官员名单拿出来,一一点名,确认他们全数安阳无恙回京来了。

        这样一来,说晏倾为升官进爵讨好废帝残害忠良的罪行不攻自破。

        是他被骂的最狠的一桩罪名。

        秦灼牵住了晏倾的手,同殿中众人道:“朕早就说过,晏倾在京中做的所有事,都是朕的意思,他不曾残害忠良,还救下了这些众臣,是大兴的功臣,而非奸佞!”

        以前不明真相,一直参晏倾,向陛下进言要远离此等奸佞的大臣们都不吭声了。

        顾长安刚要开口,还没来得及出声就被杜建树抢了先,“即便如此……晏倾用所谓的仙师长生之法蛊惑废帝,让废帝服用所谓的仙丹灵药,趁机独揽大权总是真的,难道这些也是陛下授意晏倾所为?”

        晏倾的罪行有的数。

        残害忠良是一桩,忠良们都没死,还回来了,这的确让人意想不到。

        而且这样的好事,说是秦灼授意的,并没有什么可以让人诟病的地方。

        然而废帝迷信所谓的仙师,服用“仙丹灵药”亏空了身子,无力处理朝政,只能把事情全都交给大臣们处理,晏倾趁机揽权这事就截然不同了。

        这事,秦真若是说是自己授意,那就是她谋害君父。

        若不是她授意,那晏倾还是个奸佞之流。

        秦灼并不急着回答。

        她捏了捏晏倾的掌心,示意他也不要说话,略等一等便是。

        只是秦灼在等的人还没到。

        萧婷先开了口,“杜尚书此言差矣!废帝迷信仙师,服用所谓的仙丹灵药与晏大人有什么干系?你年纪大了,头脑发昏记不清楚事,本宫记得!”

        这两年萧婷的性子已经收了许多,再没同人起过争执,这样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得说话十分难得。

        她说:“在晏大人回京之前,废帝听信妖道之言,想将本宫投入丹炉之中,练就续命仙药,好在晏大人回来的及时,杀妖道,正视听,让废帝打消了这个念头,本宫今日才有命站在这里,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晏大人用长生之法蛊惑废帝?”

        杜建树被她一番话堵得脸色越发难看,还没等他出声反驳。

        殿外就传来青铜铃铛的声响。

        老道士的声音随之传来,“端午佳节,驱邪避恶!”

        他一边朝殿内行来,一边摇着那青铜青铜铃铛,一遍又一遍地念着:“端午佳节,驱邪避恶!”

        身后还跟着沈归一那个面瘫脸和几个灵云观的年轻道士。

        白发白须、仙气飘飘的老道士行至殿中央,行了个道家礼,“贫道张静玄,见过陛下、诸位,端午安康。’”

        沈归一顶着一张面瘫脸,同几个师侄一起行礼。

        “原来是张掌教。”秦灼把张静玄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通,眼神明明白白的就是“让你说的话快说,别弄那些有的没的!”

        殿中众人也在打量着这位张掌教,大兴朝上一任国师是他师弟,据说是这位不想入世,国师之位才轮到他师弟的。

        这样无意虚名的老神仙,一辈子能见到一次都算幸事了。

        秦灼却一心只让他快点说“台词”。

        晏倾则是看到那位张掌教之后,就皱起了眉头。

        张静玄将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不急不缓道:“贫道此次前来,是为了两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