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08章 困一辈子才好

第408章 困一辈子才好

        秦灼不是会耽于情爱的人。

        她只是喜欢晏倾。

        谢家两位舅舅都怕她掌控不了晏倾,日后会给朝堂,乃至整个天下带来滔天大祸。

        连成了废帝的萧宇都这样认为。

        但秦灼知道,她与晏倾之间,其实一直都是晏倾倾尽所有,无怨无悔地付出。

        她能做的,也就是偏爱他一些,更偏爱他一些。

        不然,晏倾如此深情,她何以为报?

        晏倾看着秦灼的眼睛,从她眼里看出了许多言语难以表达的情绪。

        他握紧了秦灼的手,忽然笑了笑,“生平头一回迫切地想被困住,困一辈子才好。”

        “我既出手,自然就要你一辈子。”秦灼牵着他,一边温声说话,一边缓步走着。

        除了前头掌灯的四个宫人,梁喜带着几个小内侍们都不敢跟着的太紧。

        直到快到了长华宫,秦灼喊了声“梁喜”,吩咐他去传膳。

        “是,老奴这就去。”梁喜立马应下,带着小内侍们往御膳房跑。

        自从秦灼做了女帝之后,这宫里许多伺候人的宫人内侍们都没了用武之地,连梁公公这样的老人能轮着跑趟腿都不容易。

        秦灼饿的肚子咕咕叫,同晏倾道:“我一回宫,就听说你去了废帝那里,立马就朝那边去,来回跑了一趟,夜都深了,到这会儿还没用晚膳。”

        她说着,又问晏倾,“你呢?用过晚膳没有?”

        “还没。”晏倾道:“这些天,你每日都回来同我一道用晚膳的。”

        秦灼一听,就忍不住笑了,“你说话说得好幽怨啊,活像个日日在深宫苦等却等不到君王临幸的妃子。”

        晏倾配合着蹙了蹙眉,做出些许幽怨的神情来,“我可不就是?”

        “你可不是什么等不到君王临幸的妃子!”秦灼牵着他往里走,在进门之后,忽然转身垫脚在他耳边轻说:“你可是夜夜独宠的晏郎啊!”

        晏倾听到这话,不由得展颜一笑。

        他这一笑,简直是出云破日一般。

        殿内灯火通明,把彼此脸上的神情照的清晰可辨。

        秦灼的目光停留在他脸上,久久都没舍得移开。

        宫人们十分有眼力见地守在殿外,没有跟进来。

        秦灼牵着他走到桌边,瞧见桌上摆着几样糕点,伸手拿了一块桂花糕递给晏倾,“呐,御膳估计还要等会儿才来,先吃块桂花糕垫垫。”

        晏倾伸手接过,没等他开口说你也吃,就瞧见秦灼已经随手拿了块水晶糕吃上了。

        “天天吃桂花糕,你吃腻了没有?反正我是吃腻了。”秦灼吃了一块水晶糕,又拿了一块芙蓉糕。

        “没腻。”晏倾嘴里的食物还没咽下去,只回了她这么两个字。

        秦灼曾在牢中答应过晏倾,要给他买一辈子的桂花糕。

        在宫中这些时日,秦灼让御膳房变着法子给晏倾做,她起初还陪着吃两块,近来实在是吃腻了,碰也不碰。

        这会儿她饿了,也只吃其他的糕点。

        晏倾倒是对桂花糕也长情得很,这些时日不用上朝,日日在长华宫里品茶赏景,这桂花糕照吃不误。

        许是天天都在跟前摆着的缘故。

        秦灼都觉得晏倾身上都带了些许桂花香气。

        还怪好闻的。

        “你今日出宫,去大理寺接了萧临之后,还去了何处?”晏倾吃完秦灼递给他的那块桂花糕忽然开口问道。

        “什么?”秦灼开始装傻充愣,“萧临那小子话多,缠着我问东问西问了许久,我……”

        “你若只是去接萧临,必然会送他回瑞王府。”晏倾没等她继续编下去,便开口道:“萧临在大理寺待了这些天,回到府中定会大吃大喝聊作压惊,又怎么会让陛下没有晚膳可吃,饿着肚子回宫来?”

        晏倾最清楚萧临那小子的喜好,更了解她。

        秦灼心下暗暗叹了一口气:

        想要瞒着晏倾做点些什么,还真难啊!

        “我还去了谢家舅舅那里。”秦灼想着明日端午宴上一举为晏倾洗清骂名,给他一个惊喜,就暂且不把这事告诉他,暂且拿秦怀山和燕三娘说事。

        “从大理寺去瑞王府刚好经过谢府,而且今日两位舅舅邀从前的旧友来府中品茶叙旧,爹爹也去了,我就进去凑了个热闹,结果你猜怎么着?”她故作玄虚一般问道,等着晏倾接茬。

        晏倾深深看了她一眼,缓缓接话道:“怎么着?”

        “刚好就撞见爹爹和燕三娘在一处说话!”秦灼说起这个,都忘了饿,饶有兴致道:“我爹爹跟她说话的时候还脸红来着,谢家舅舅说他们都是旧相识,我瞧那燕三娘看我爹爹的眼神,也不像寻常旧友,他们从前指定有点什么!”

        晏倾原本是一脸“你编,你接着编”的表情,听到这里才稍稍有些感兴趣,问道:“你说的是那位富甲天下的燕三娘?”

        “正是这一位!”秦灼笑道:“这燕三娘不仅富甲天下,相貌更是生得极好,风采动人啊!”

        她怕爹爹孤单,也愁了好一阵了,之前还想让顾长安在京城物色合适的女子。

        结果顾长安那边还没动静,秦怀山他自己老树开了花。

        秦灼想什么来什么,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她想把今日去谢府请两位舅舅为晏倾说话的事掩盖过去,在说燕三娘的时候话就有点过多,跟顾长安上身似的。

        连秦灼都不知道,她心虚的时候,话格外多。

        而且编起瞎话来,真假参半,一套一套的,旁人很难分辨。

        但晏倾不是旁人。

        他是最了解秦灼的人,哪里会看不出秦灼的异常。

        “相貌极好,风采动人。”只是晏倾没有戳穿她,还配合着她演戏。

        他语调幽幽道:“你这样高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自己在谢府相中了一个新人。”

        “哪来的醋味儿?好酸啊!”秦灼凑过去在他身上闻了闻,而后伸手揽着他的后颈,笑道:“那燕三娘可是个女子,还是同我爹爹一般年纪的,你这是吃的什么飞醋?”

        她说着,没等晏倾回答,便凑过去吻他,堵住了他微启的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