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07章 我偏要他坐高台

第407章 我偏要他坐高台

        她说完这话之后,才看向废帝,“你刚才说什么?”

        废帝大喊大叫,秦灼全然没看见。

        晏倾指尖夹个碎瓷片,她看得清清楚楚。

        把碎瓷片拿过来扔了,还不忘让晏倾小心别割伤手,这才看到废帝一般,问他刚才说了什么。

        废帝见状,不由得呆若木鸡。

        秦灼没等他回答,便再次开口道:“你一个废帝自称为‘朕’,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废帝难以忍受秦灼这样的态度,怒声道:“朕再怎么样也是你的父皇,你身上流着朕的血!你怎么能如此轻视……”

        “废话少讲,有事说事。”秦灼根本没耐心在这看废帝摆什么为人父的谱。

        当初将废帝幽禁永清殿,也只是觉着这人没多久可活,没必要再多担一个弑父的罪名。

        更何况,萧宇在位期间昏庸无道,但他自己一直不觉得是自己做的不好,是臣子无用,是大局不可改。

        既然如此,秦灼就让他苟延残喘着,活得久一些,看看这江山在她治下,天下太平,百姓安乐。

        可这废帝老觉得自己再怎么样也是秦灼的亲生父亲,被幽禁在永清殿也不安生。

        秦灼一贯是不理他的,但今夜晏倾来了这,她就找了过来。

        方才在殿下站了许久,听君一席肺腑之言,根不能立马把晏倾带回去,当做宝贝似的藏起来。

        偏偏此时,还要在这应付这个废帝。

        废帝看秦灼多看自己一眼都不愿意,也没再拿什么父女说事。

        若秦灼还当他是父亲,也不会让永清殿荒废至此。

        把他当做囚徒一般囚禁着。

        “你真的觉得晏倾这样的人可信?”废帝看着秦灼道:“晏倾今日怎么对朕,来日就会怎么对你,他这样心思深沉的人,说的话、做什么事都是有目的……”

        他这辈子,头一次拿自己当做前车之鉴跟人说话,“你可以做女帝,但晏倾必须死。”

        秦灼闻言都气笑了,“你折腾来折腾去非要见我,就是为了说这句话?”

        废帝看她没把自己的话刚当回事,顿时有些急了,眉头皱成了川字,又想开口说话。

        秦灼先他一步,问道:“你要跟我说什么?江山情重美人轻?”

        她已经可以猜到废帝后面要说什么,忽然笑了,“江山美人你一样都留不住,哪来的脸教我做事?”

        废帝一脸老脸瞬间发青。

        他才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六七十岁一般苍老,在这永清殿待着,身边也没人伺候梳洗,整个人看起来像个落魄的糟老头子。

        谢如意一直躲在角落里,反反复复得念着那几句佛经。

        细微的嗓音从角落里传来,显得废殿之中越发的冷清诡异。

        秦灼与晏倾并肩而立。

        她伸手,牵住了晏倾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秦灼居高临下地看着废帝,“萧宇,你要晏倾傲骨折尽,甘愿受你驱使,做你的刀,做你的狗。”

        这一次,她没再称呼废帝为“皇上”、“父皇”或是“废帝”,而是直呼其名。

        她沉声道:“我偏要他坐高台,不染半点尘埃。”

        晏倾看着她,心中的那些阴暗全都在此刻消散尽了,只剩下满目温柔。

        “走,我们回家。”秦灼说完,也不管废帝作何反应,直接拉着晏倾就出殿而去。

        殿外宫人内侍林立,数十盏灯把外头照的灯火通明。

        晏倾被她牵着,从幽暗的废殿里出走,一步步走进光明里,再也没有回过头。

        废帝一直坐在地上,看着他们离去。

        直到永清殿的大门再度关上,废帝在猛然回过神来,凄厉得大喊道:“秦灼!秦灼!”

        秦灼置之不理,直接带着众人离去。

        随行的宫人内侍们也跟着离开。

        晏倾带来的那盏灯也即将燃尽了。

        这废殿内外,又恢复了原来的冷清的深幽。

        废帝喊着喊着,怒火攻心,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他倒在一地狼藉里,一时间没法开口说话。

        过了许久,疯疯癫癫的谢如意从角落里爬出来,看见废帝这般模样,又转头回去拿出一个碗里来,端着来到废帝面前,用拿勺子把碗里的泥土舀出来,往他嘴里塞。

        一边塞还一边念叨着:“吃药,快吃药,吃了药,这一切就都过去了。”

        废帝抬手想推开她,却怎么也没有力气。

        他只能无力地躺在地上,被疯疯癫癫的谢如意塞了满嘴的泥土。

        废帝既愤怒又绝望,他忽然想起了谢傲雪死前,或许也是这样被谢如意喂着药。

        她知不知道,那药里有毒?

        知不知道……是他想让她死?

        灯笼里的烛火燃尽了,整个永清殿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所有的灯火光亮,似乎都离得很远,很远。

        而刚离开永清殿的秦灼,正牵着晏倾,一边往长华宫去,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

        她也不提晏倾跟废帝说的那些话,只同他说今儿出宫的时候,萧临嘴里一直念叨着太傅,太粘人了,要不是萧临年纪还小,一定要把他扔到最远的封地去。

        晏倾却问她:“你什么时候来的?”

        “还挺早的。”秦灼其实也就比晏倾晚到片刻,听到他在废帝说话就没急着进去打岔,谁知听着听着,全是晏倾对她的“表白”。

        她笑了笑,轻声道:“我什么都听到了。”

        晏倾忽然不吭声了。

        那些话,句句皆是肺腑之言,他大抵永远也没法当着秦灼的面说出来。

        却没想过,她会站在殿外听个正着。

        “你怎么还害羞了?”秦灼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垂,“刚才我也没打算提这事,是你自己要问的。”

        晏倾强撑着道:“没害羞。”

        秦灼捏着他耳垂揉了揉,笑道:“好好好,你说没有,那就没有。”

        两人迎着夜风穿廊而过。

        过了好一会儿。

        晏倾才开口道:“其实废帝要你杀我,并非全无道理,你就没想过把我一辈子困在后宫,再也不能手持权势……”

        “没想过。”秦灼不假思索道:“我喜欢的人,即便受困,也只能困于,我给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