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391章 君臣同乐

第391章 君臣同乐

        前朝封赏群臣,后宫诸人也不能落下。

        安贵妃和李娴妃熬到了废帝被圈禁,成了安太妃和李太妃。

        三公主萧婷被封做庆国长公主。

        四公主萧雅被封作安国长公主。

        连孙魏紫,秦灼都给她封了个宫中女官。

        登基大典,封赏群臣过后,夜里少不得君臣同乐。

        秦灼在龙椅上坐了半夜,玄衣纁裳繁重,十二旒冕挡视线,好不容易熬到散了,回去换下来,只觉得一身轻松。

        没多久,又要更衣去与众人“君臣同乐”。

        说真的。

        这些人,以后天天都要见,有什么好乐的?

        秦灼就只想跟晏倾同乐。

        奈何今日是她第一天做女帝,又是正月初一。

        这一遭,怎么都躲不过。

        于是在梁公公三催四请之下,秦灼才起身更衣,去“君臣同乐”了一遭。

        明明昨夜刚开宫宴,同乐过一回,今儿众人兴致更甚昨夜,许是因为封官了的缘故。

        酒也比昨夜喝的猛了。

        三巡酒过,众人就开始频频敬酒。

        晏倾这人平素就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怕今日封相,面上也不见什么喜色。

        底下的官员也不太敢往他跟前凑。

        顾长安就不一样了,他今儿得了高位,又封了侯,而且跟人都说两句就熟。

        给他敬酒的,这会儿都开始排队了。

        顾长安原本想偷偷跑秦灼边上去问问,大殿上给圣旨的时候,为什么只有晏倾的那封是她亲手给?

        这是看不起谁?

        结果愣是没抽出空来。

        如此闹了大半夜,后宫诸位先回,没多久,秦灼也回了。

        她不在,席间众人越发放肆。

        给顾长安敬酒的时候,都直接说:“顾大人圣眷正隆,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等!”

        这种话顾长安听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

        边上的花辞树见众人如此,有些不屑的轻笑,心道:这些糊涂蛋,巴结错人了还不知道。

        “花大人这是不高兴了?”边上有人瞧见了,凑过来问。

        这一来一去的,少不得传出花辞树和顾长安因为争宠闹不和的传闻出来。

        一旁的初五大将军尝了酒,觉得不好喝,正皱着眉,问谢无争:“奶那么好喝,为什么他们不爱喝?”

        谢无争在边上跟他耐心解释:“有些人爱喝奶,有些人爱喝茶,有些人爱喝酒,这些东西本没有好与不好的分别,只是各人喜好不同。”

        席间众人热热闹闹的。

        等顾长安回过头来,想找晏倾的时候。

        晏倾早已不在席间。

        他在秦灼离去没多久,就悄然离席。

        晏倾独自一人行走在夜色中。

        前头的秦灼把随行的宫人内侍都打发了,在御花园里慢悠悠地走着。

        她方才也多饮了几杯。

        这会儿酒意上头,有些脸热,穿过拱门后,直接就近倚在梅花树上。

        数日不见落雪。

        这梅花开得极好,风一吹,纷纷扬扬的。

        秦灼闭目小憩。

        过了片刻。

        晏倾从另一边,缓步行来,也没吵醒她,只是伸手轻轻拂去落在她发间的梅花瓣。

        “你来了。”秦灼没睁眼,直接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

        晏倾掌心微凉。

        她脸颊有些烫,贴在一起,正舒服。

        秦灼有些沉醉得蹭了两下。

        晏倾低声问道:“喝了酒,怎么不回宫歇息?”

        秦灼睁开眼看着他,凤眸含笑,“还不想歇息。”

        晏倾用拇指轻轻蹭她的鼻尖,“那你想做什么?”

        “今日事忙,都还没怎么同爹爹说话。”秦灼站直了身,“宫中热闹如斯,他回了长宁侯府却只有一人,难免孤独落寞。”

        老侯爷他们都还在江南。

        秦怀山不愿住在宫中,秦灼想给他封个王爷做做,他也不愿要。

        秦灼只好给他封了个“秦国公”,赐下新府邸。

        不过按秦怀山的性子,也不大会去住。

        他宁愿做个谁都不会在意的秦二爷,住在西和院。

        晏倾听她这样说,便明白了,“你想出宫?”

        秦灼笑道:“夜半三更,最宜飞檐走壁。”

        晏倾闻言,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问道:“你穿着玄色龙袍,我一身紫衣玉带,在夜半时分,飞檐走壁?”

        就她两这样到街上一走,明日京城就会传出“陛下和晏相有夜游之症”这样的传言来。

        “换下来不就好了。”秦灼拉着他往前走,上了听风楼。

        自从上次在这“私会”过一回,秦灼便让人在这备好衣衫等物。

        不知何时会用上。

        刚好今夜就用上了。

        秦灼带着晏倾入内,翻出两套衣衫来,都是玄色云纹袍。

        两人把帝冠和官帽子取下,换上玄色云纹袍之后,外头大袖衫一穿。

        同样的衣衫,穿在两人身上,穿出了不同的风姿来。

        不多时,秦灼和晏倾一同出了听风楼,直接施展轻功飞檐走壁出宫而去。

        带着弟兄们窝在暗处的暗卫统领风千面见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这大半夜的,陛下带着晏大人这是干什么去?

        这皇宫大内没有歹人夜闯,一片风平浪静,结果陛下自己出去了?

        这都什么事啊!

        风千面纠结了片刻,还是带人偷偷跟在了后面。

        前头,秦灼跟晏倾出宫之后,直奔长宁侯府。

        此时夜深。

        侯府大门紧闭。

        两人熟门熟路地从后门翻进去,直接去了西和院。

        院里还有灯火光亮。

        婢女仆从似乎都歇下了,只有秦怀山一个人正坐在院子里发呆。

        秦灼和晏倾从屋檐上一跃而下,几乎是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院子里,把秦怀山吓了一跳。

        “阿灼?晏倾?”秦怀山看见是她两,当即站了起来,“你们两不是在宫宴上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秦二爷原本也在宫宴上,只是他一直都不太习惯人多的地方,尤其是被人那样恭维着,浑身都不自在。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着实受之有愧,所以安太妃她们走的时候,他也就出宫回府了。

        没想到,秦灼和晏倾这么晚了还会过来。

        秦怀山有些震惊且无措,“你们……”

        秦灼牵着晏倾的手,笑吟吟道:“我带晏倾来给爹爹拜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