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316章 想让我怎么欺辱你?

第316章 想让我怎么欺辱你?

        秦灼之前听医圣老前辈说什么晏倾走火入魔之后没有疯,可能是因为晏倾想要从来都不是常人想要的那些东西,说他一直以来,想要的只有一个而已。

        所以才会在神志错乱的时候,那样偏执疯癫想要独占她。

        这事说起来,她并不怎么相信。

        可如今,却不能不信了。

        晏倾对她的喜欢,好像远比她知道的,还要多得多。

        秦灼不知道说什么,就清了清嗓子,话锋一转道:“我怀疑你在暗示我,以后都只能喜欢你一个。”

        “是。”晏倾闻言,笑了一下,直接承认道:“这都被你看出了,我家灼灼好聪明啊。”

        他最后一句,特别像夸小孩。

        秦灼小时候学什么都很快,每每得到这样一句夸奖,就笑面如花。

        那时候年纪小,被夸了是真高兴。

        如今她再听,就多少有点微妙了。

        好在她脸皮厚,尚且顶着住。

        秦灼装作神色平静的模样,又嘱咐他,“就算你觉得可行,在试这个法子也要循序渐进,不可急于求成,要不你把花美人带回京城去吧?不过他受困京城多年,好不容易才逃离,回京城太危险,要不请还是花前辈……”

        “辞树不能去,花前辈年纪也大了,不能来回奔波。”晏倾摇了摇头,“还是让他们留在北境吧,战场凶残,更缺良医。”

        秦灼有些放心不下,“那你……”

        晏倾道:“我会听你的话,循序渐进,绝不会急于求成。”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晏倾这么乖。

        这么听话。

        秦灼还能说什么呢?

        她沉默片刻,只能问他:“你打算时候走?”

        晏倾道:“越快越好。”

        若兴文帝只是想拿那些大臣们牵制秦灼,那还好,至少那些人暂时不会有性命之忧。

        可兴文帝近来服用丹药。

        自古以来,历朝历代的皇帝,但凡开始信仙师、服丹药,以此来延长寿命,追求所谓的长生不老,也意味着这个皇帝不是快死就是快疯了。

        也就离皇朝颠覆不远了。

        这般情形下,晏倾确实是越早赶回京城越好。

        “话虽如此。可你这半年毕竟与我同进同出,我能大败北漠军,你功不可没,北境的消息早已传回了京城,此时的你在皇帝眼中,早已是眼中钉肉中刺,所以……”秦灼沉吟片刻后,直视着晏倾的眼睛,语调忽沉,“你这次回京城去取信皇帝,还需要一个契机。”

        “契机明日便有。”晏倾对上了秦灼的视线,“梁园宴。”

        巧了。

        秦灼也是这样想的。

        只是她没说出来。

        “哦?”秦灼明明跟他想到一起去了,却故意装作不知道他为何会这样想,煞有其事地问他:“明日的梁园宴,你想如何?”

        晏倾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可即便如此。

        他也只能顺着她的心意,往下说:“明日赴宴的人,大多都是冲着做永安君的夫婿来的。”

        晏倾光是想到这事,眸色都有些不悦。

        只是秦灼还在等他的下文。

        晏倾很快就敛去不悦,继续道:“传言都说我是你……”

        “传言都说你是我什么?”秦灼哪里不知道那些传言是什么,只是故意要多问他这一句。

        这样会出主意,会不好意思的晏倾马上就要去京城了。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回想他这模样。

        秦灼怪舍不得的。

        “传言都说我是你的男宠。”晏倾不知道为什么,本来也不觉得这些话有什么。

        可秦灼的目光这样注视着他。

        再说出口,忽然就变得有些羞耻。

        “男宠啊。”秦灼煞有其事地把这两个人念了一遍。

        她看着晏倾的耳根子一点点红起来,忽然扬声道:“信这些传言的人好没眼力见。”

        晏倾看着她,眉头微跳。

        夜色深了,四周都安静得有些过分。

        只有秦灼这一声格外响亮清晰。

        “我们晏大人明明就生了一张正宫脸!”她一脸正色道:“他们怎么就没看出来?”

        那些人也是真的没有眼力见。

        哪有男宠做成晏倾这样的。

        天冷的时候,他身上也冷,天天都是秦灼抱着给暖过来的。

        每次议事厅议事,晏倾与她平起平坐。

        大多时候,四方消息传来,暗探们都把书信往晏倾跟前递,都没想过想呈给他。

        更别说无争和顾公子他们,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时候,目光一直都落在晏倾身上……

        还有各种事,都足以说明晏大人地位不凡。

        也不知道那些传言为什么都把晏倾当男宠传,反倒是无争和长安、还有花美人都是正房人选,连初五都有人觉得可以做永安君的夫婿。

        独独晏倾……

        秦灼是真想不明白啊。

        她见晏倾闻言心中欢喜,眉舒目展。

        心道:一句话都能高兴成这样。

        今天的晏倾太好哄了吧?

        秦灼逗了逗他,继续道:“传言都说你是我的男宠,然后呢?”

        “然后……”晏倾先前给她出谋划策的次数多了去了。

        但从来没像今夜这样心绪凌乱过。

        偏偏秦灼还催他,“然后怎么着,你倒是说啊。”

        “你只管做你最擅长的,当众惹怒我、欺辱我。”晏倾此刻忽然有种教灼灼欺负自己的错觉,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微妙。

        他垂眸道:“让我有由头当众掀桌而起,连夜离开北境回京城……”

        “怎么就变成我最擅长惹怒你、欺辱你了?”秦灼故意从他话里挑理,睁着眼睛说瞎话,“我这人很讲道理的,不讲理的时候,就直接动手,从来不会惹怒别人,也不会欺辱别人。”

        晏倾道:“因为我对你来说,不是别人,是不是?”

        他原本还被她搅得心乱,不曾察觉她故意拿话逗她,这会儿回过神来,便把她那些心思那点摸得清清楚楚。

        秦灼被他噎了一下。

        但话都说出去了,怎么都往下接。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她伸手揽住了晏倾的脖子,红唇凑到了他耳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那你倒是说说,想让我怎么欺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