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274章 我好想秦灼啊

第274章 我好想秦灼啊

        谁也不知道,被圈养笼中十几年的金丝雀,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盼着有朝一日离开牢笼,飞入山水间,看看如画江山,赏赏风景无限。

        萧雅说出这话的,孙魏紫和苏仪芳都震惊不已。

        待到她们回过神来,想说点什么。

        萧雅已经恢复成平日那副柔弱温软的模样,轻声道:“天色不早,你们都回去吧,再晚些,出宫就不便了。”

        孙魏紫已经听四公主说了两遍天色不早,就算她想多陪人家一会儿,也挡不住人家用不着。

        小牡丹只能跟苏仪芳一起行礼告退。

        两人离去时,暮色已至。

        几个侍女恰好送了糕点甜汤过来,萧雅就让人送去五公主那里。

        萧婷因为帮颜公子逃出京城之事,已经被禁足多日。

        皇帝原本是说,谁也不许去看她。

        但四公主萧雅毕竟明日便要出嫁,近些天在皇帝面前很是得脸,宫里的守卫也不敢拦她,只说了句,“侍女们就不要进去了,四公主同三公主说完话也快些出来”。

        就放她进去了。

        萧雅知道他们这些做守卫的不容易,轻轻应了声“好”。

        她伸手把侍女手里的食盒接过来,又抬眸示意侍女给他们塞些好处。

        侍女们点头照办。

        萧雅推门入殿。

        殿中只点了两盏宫灯,光亮全聚在书案处。

        萧婷此刻,正坐在案前,提笔画着什么,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暖光里。

        眉眼都无端地温柔了许多。

        她像是画得入了神,连有人进来了都不曾发觉。

        萧雅迈步上前,把食盒轻轻放在桌上。

        萧婷这才抬眸看向她,有些诧异道:“你怎么来了?”

        “我想着离京之前,总要来见你一面。”萧雅淡淡道:“就顺便给你送些吃的。”

        姐妹俩出生时只差了几个月,自小为了博父皇的宠爱明争暗斗,这十几年过来,嘴上“皇姐”、“皇妹”的,礼数周全,却谁也看不上谁。

        临了临了,萧雅却在萧婷放走颜公子,被皇帝责难的时候,站出来为她求情,“父皇息怒,儿臣愿替皇姐嫁陆家子。”

        那天,萧婷像被雷劈了一样,呆愣了很久。

        后来父皇下令禁她足,多日来,她也见不着萧雅,以至于那句‘你为什么为我求情?什么要帮我?’一直都没机会问出口。

        现在萧雅来了。

        就站在她面前。

        萧婷反而,有些问不出口了。

        最后,还是萧雅先开口问她,“你在画什么?”

        萧婷反应过来,想藏已然来不及,便索性拿起来给她看。

        “这是秦灼?”萧雅看清之后,美眸微亮,“这个是孙魏紫……竟然还有我?是先前在崇文馆听学的场景吧,早就知道你擅丹青,就是没想到竟然还有为我作画的一天。”

        画上的秦灼站着与人争辩,萧雅、楚梦,孙魏紫和苏仪芳在旁围观,或站或立,都是一副要动口的样子,衣裳颜色、发髻模样都一眼可辨,连萧雅那不屑的白眼都抓住了精髓,神态惟妙惟肖。

        萧婷道:“是秦灼在崇文馆跟赵学士争辩的那天。”

        “画得真好。”萧雅由衷地赞赏。

        按四公主从前跟三公主的关系,称赞什么的都是假意,暗讽倒是比谁都厉害。

        今儿破天荒的真心。

        反倒把萧婷给夸懵了。

        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把手中那幅画放下。

        萧雅却问道:“这幅画能送我么?”

        萧婷手上的动作微顿,过了片刻,才应道:“好、好啊。”

        “那先把画放在书案上风干,你来尝尝我给你带的莲子羹,杏仁糕。”萧雅说着打开食盒,把里头的吃食一碟一碟拿出来,放在另外半边桌子上,招呼萧雅快吃。

        四公主直接席地而坐,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没在皇姐坐着,动作随意,说话也没有拿腔作调。

        她觉着舒服极了,又与萧婷闲聊着。

        仿佛寻常百姓家的姐妹一般。

        反而是生性活泼的萧婷,从头到尾,好似在做梦。

        直到守卫的催促四公主该出来了。

        萧雅起身,将案上的画卷起来拿在手里要离去时。

        萧婷才如梦初醒,跟着站了起来,喊她:“雅儿!”

        先前也不是多亲密的姐妹。

        连喊这一声‘雅儿’都差点咬到舌头。

        三公主恍惚了许久,终于还是忍不住把心中的疑问说出:“你那天为什么要我求情?什么要帮我?为什么愿意下嫁陆家子?”

        萧雅转过身来,看着她,“你到底还是问了。”

        其实从她替萧婷求情的那天,看到任性骄傲的皇姐错愕不已的反应开始,她就知道萧婷心里一定怎么也想不明白。

        出乎意料的是,她来这里许久,萧婷一直都没有开口问。

        直到方才。

        萧雅轻声道:“我不只是为了帮你。”

        萧婷听到这话,忽然间,好像知道她后面要说什么一般。

        萧雅难得正色,模样柔弱,眼神却十分坚韧,“萧婷,你是公主,我也是公主,江山有难,千钧重担,你担得,我也担得。”

        更何况,萧婷心里还有喜欢的人。

        若是这样嫁去陆家,定然没个好结局。

        后面的话,萧雅没有说出口。

        萧婷光听前面的,心中已是百感交集,她冲上前去,抱住了萧雅。

        紧紧地,抱住。

        可多年不和,此时抱住了也不知该说什么。

        萧婷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我好想秦灼啊!”

        萧雅被她这样抱住,顿了顿,才开口道:“我也是。”

        两姐妹相拥着,再没多说什么。

        没有告别。

        没有道歉。

        从前那些为了博得父宠所作的蠢事,就此揭过。

        谁也不曾想到,一对相互嫌弃的姐妹,多年争斗,竟会在天下大乱、即将分别之际,一抱泯恩仇。

        这夜,萧雅离去时,同萧婷说:“你也不必觉得欠了我什么,陆乘风好歹是个少年英雄。”

        比起去番邦和亲,嫁给胡子都白了的老头。

        萧雅真的觉得陆家子不差。

        她对皇姐说:“他已然可以算是我们皇族之女上上之选。你没抓住,白白便宜了我,日后莫要后悔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