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267章 往后嫁娶之事

第267章 往后嫁娶之事

        暗探道:“皇帝原本是想让三公主下嫁陆家长子,因为三公主私自放走颜家公子的事,皇帝勃然大怒,当日便下令将萧婷禁足,要许给陆家长子的,也换成了四公主萧雅。”

        这消息只有一两句,包含的事却不少。

        众人都沉思了片刻。

        秦灼颇有些诧异道:“原来花美人这次能安然离京,还有萧婷的功劳。”

        谢无争也道:“确实让人有些意料不到。”

        边上的顾长安听了片刻,有些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下一刻还在说花辞树的事,下一刻就跳到了颜公子和三公主身上。

        顾公子唯一听明白的就是皇帝又要嫁女儿了。

        他十分不解地问:“跟北漠谈和要送公主过去和亲,想要陆家忠心平叛就嫁公主给陆家子,皇帝就只能靠嫁女儿来换自己想要的吗?他就不能换个招?”

        冯飞翼和何正几人纷纷表示:皇帝忒不是东西!

        “简直是把女儿当做货物,与人做交换。”

        谢傲鸿道:“天家之女看似尊贵,实则一生受困。少时得宠地还能过几年顺心日子,可到了适婚之龄,婚嫁之事少有如意的。”

        三公主萧婷在皇帝面前都算得宠的了,可这天下一乱,皇帝想绑住陆家,还不是说要把她嫁出去就嫁出去?

        临时换成四公主萧雅,也不过是因为三公主萧婷私放颜家公子之事,传出去难免会带几分男女私情的意思,若被陆家人知道,觉得皇帝把一个心里有别的男子、不知清白还在否的公主嫁到他们家,极有可能拉拢不成,反成仇,皇帝不愿意冒这个险罢了。

        公主,说是金枝玉叶的贵人,其实跟皇帝养着逗闷的猫儿狗儿差不多,只是女儿大了,还能有这个联姻这个用处。

        众人心下各自想着,不约而同地看向秦灼。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秦灼都被他们的反应给逗笑了,“我总共也没做几天公主,顺不顺心,如不如意你们还不知道啊?皇帝让我去和亲,我干了什么,你们都忘了?”

        众人哪里能忘,只是一下子没法接这话。

        秦灼见状,又继续道:“往后嫁娶之事自是我自己说了算,哪里轮得着皇帝来管?”

        众人连忙道:“是是是。”

        “殿下说了算。”

        “殿下说什么都算数。”

        这事秦灼都懒得多说。

        在她的印象里,三公主性子活泼,虽然做事有些任性,但为人并无别的什么不是之处。

        且萧婷对其生母安贵妃十分孝顺。

        她不为自己,为了她母妃,也会应下这门婚事,毕竟前世萧婷似乎就是皇帝嫁到了陆家巩固军权,没几年就郁郁而终了。

        如今嫁去陆家的人换做了萧雅。

        萧婷虽被禁足,却也因此得以留在宫里,陪伴安贵妃。

        也不知,算不算是好事。

        秦灼先前跟萧婷和萧雅说过,有她在,决不让她们去和亲,嫁陆家虽不是和亲,缺算联姻,都差不多意思。

        她想着:要不……在半路就把萧雅劫了?

        晏倾看她有些走神,便开口道:“陆家意不在娶公主,而在娶了公主之后,朝廷拨给他们的粮草军需。若殿下派人半路把四公主和东西一道劫了接到北境来,再与陆家人坐下来谈,把粮草军需给他们,人留下,应该不成问题。”

        这话正合秦灼的意。

        谢傲鸿也道:“镇西大将军陆建章的长子——陆乘风陆小将军的确品性不凡,却也傲得很,两年前东陵国的安乐公主来访大兴,途径西南时看上了这位陆小将军,想法设法地要嫁他。”

        二舅舅想起这桩事来,也颇觉有趣,笑着继续道:“要说这安乐公主可是出了名的绝色美人,如此美人如此盛情,换做旁人只怕都抵挡不住,偏生这位陆小将军愣是半点不受。他当时还说了一句话,光传天下。”

        “这姓陆的说什么了?”顾长安对这种广传天下的故事格外感兴趣。

        这天底下怎么能有他顾长安不知道的传闻!

        谢傲鸿字正腔圆道:“宁娶寒门女,不做天家婿!”

        “确实傲气!”顾长安一听,抬手就想鼓掌。

        奈何他这会儿是坐在议事厅里,不是坐在酒馆茶楼里听书,只得轻轻将双掌合上,没发出什么声音来。

        “陆乘风再傲气,今日也不同往日。”秦灼道:“陆建章的兵马没有反王梁展鹏那边多,西南之地比之西梁又贫瘠得多,粮草军需也跟不上。此时两边战况胶着,正需助力,所以这次陆建章一定会逼陆乘风答应这门婚事,以此获得朝廷的助力。”

        前世陆乘风或许也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娶了萧婷,却又与她毫无夫妻之情,让她芳年早逝。

        如今换做更柔弱的萧雅,秦灼若不早点出手将人救下,只怕这朵娇花也活不久。

        顾长安不知道秦灼在想些什么,闻言只觉得陆小将军这样的傲气却被粮草军需给磨平了,不由得叹了声:“可惜啊,可怜。”

        “是挺可怜的。”秦灼眼角微挑,笑道:“所以,你们谁跟我去把萧雅劫来?”

        顾公子闻言顿时:“……”

        他这会儿特想问问秦灼:你一边说着陆乘风可怜,一边琢磨劫走他的媳妇和军需,你不亏心吗?

        你天天这样,怎么还没疯?

        “我、我跟殿下去!”何正第一个开口。

        一旁的冯飞翼,伸手在他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一下,将其压下去,“一提到劫人,你就蹦的欢!”

        “六叔也去啊!”何正道:“上次六叔带着我跟山庄里的兄弟在北明城外劫走殿下,部署地可周密了!要不是殿下太能打……”

        他还想在说什么,众人却被他们上次劫过殿下的事给吸引了,齐齐将目光投向他。

        愣是把何正给看得不好再继续说下去。

        一旁的谢无争道:“殿下要坐镇北境,不宜随意来去,还是另外再选个合适的人去为好。”

        秦灼听到这话,也觉得颇有道理,便问:“那诸位以为,此事谁去办最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