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204章 我怎么舍得打你?

第204章 我怎么舍得打你?

        “晏倾!”秦灼笑着撸袖子,开口第一句便是:“我正要找你呢,你反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晏倾自从被调去礼部之后,便有了座宅子,从北山行宫回来之后他就住那去了,今儿才回的西和院。

        旁人因此又生出许多猜想来。

        屋顶上跟着秦灼来和跟着晏倾来的两拨暗探,偷偷冒出头来盯着这两人瞧。

        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渐暗。

        晏倾见状往后退了一步,微微皱眉道:“殿下此言何意?”

        “装听不懂是吧?”秦灼像个强抢民女的恶霸似的,拦住晏倾的去路,一把将他背着的包袱扯下来,随手扔给跟在后面的采薇。

        她上前,对晏倾步步紧逼,“先前在金銮殿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若是让我这样的人去带兵打仗,不如直接下令让三军弃城而降,你自己说的话总不会忘吧?”

        晏倾被她逼得,连连后退,一直推到后背抵住树身,退无可退才无奈停住。

        他今日已经换下官服,里头穿的是白色绣鹤带云纹的道袍,外头披着一层莲青色的大袖衫,越发显得脖颈修长,面若美玉。

        晏倾道:“我自然不会忘,殿下这是要找我算账不成?”

        “是啊。”秦灼心下一动,直接伸手摸向他领口,将其摁在树下。

        她这动作看似粗鲁。

        却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趁机用另外一只手托住了晏倾的后背。

        而后,秦灼俯身靠近他,缓缓道:“晏大人那天说的话让我很不高兴,你自己说,该如何是好呢?”

        晏倾像是不能忍受她忽然靠得这么近,偏头避了避,嗓音清冷道:“金殿之上谈政事……”

        “所以那天我没对你做什么,特意私下找你算账啊。”秦灼直接打断了他,把话接上了。

        “那这笔账,殿下要怎么算?打我一顿,还是……”晏倾对上了她的视线,用眼神示意她直接动手。

        秦灼一时没上手。

        晏倾便伸手欲推开她。

        秦灼直接握住了他的手腕,将其拽回了屋,然后一脚踹门。

        只听得“砰”一声,门从里头关上了。

        蹲在屋檐上暗探被这动静吓得差点掉下来。

        “小姐!”采薇和杜鹃见状差点惊掉了下巴,连忙追到屋前来。

        “你们都退下,不许近前打搅。”秦灼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顺便去同我爹爹说一声,让他今夜歇在居鹤堂,别回西和院来了,不方便。”

        采薇愣了愣,“不方便?”

        杜鹃小声道:“怎么个不方便法?”

        两个小婢女对视了一眼,不由得面面相觑。

        此时,屋里的动静逐渐大了起来。

        秦灼的声音再次响起来,“你还愣着做什么,脱啊!”

        “才几天不见,你这伺候人的本事就生疏了?”

        “你哭,你尽管哭,我就喜欢你这副贞洁烈男不堪受辱的模样……”

        这话越说越不堪入耳,站在门外的两个小婢女实在是听不下去了。

        采薇忍不住开口道:“小……”

        只是她才说一个字就被杜鹃拉住了。

        “算了。”杜鹃小声道:“这主子的事,咱们做奴婢的,还是不要管了。”

        “可是……”采薇还想说什么。

        杜鹃又道:“小姐都要去北漠和亲,出了西和院,以后只怕都见不着晏大人了,就、就让她们自个儿算账去吧。”

        她说着,就拉着采薇一道往外走。

        小姐说了让二爷今晚歇在居鹤堂,她们得过去把话传了,不然二爷回来要是看见了什么,指不定又得晕一回。

        两个小婢女连奔带跑地离开了。

        蹲在屋顶上的两拨暗探听了屋里的动静,都有点脸红,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眼里全是:

        当了这么多年暗探,各种香艳事都没少见,就是没见过像秦灼这么野的。

        一言不合就对人用强。

        最可怕的是,被她强迫的那个人是晏倾。

        暗探们心里正感叹着,忽然听见底下屋子里传来了一声衣裳被撕裂的声音。

        秦灼嗓音随之响起,“你磨磨蹭蹭地不肯脱,那我只好帮你脱了。”

        屋顶上几个暗探闻言齐齐打了个寒颤,默默地拢了拢自己的衣衫。

        这女子一旦好起色来,也就没男子什么事了。

        而此刻,屋内。

        秦灼刚扯下晏倾的大袖衫,撕裂了扔到一边,故意朝屋顶上方喊:“这衣裳撕了就是比脱起来有意思!”

        晏倾倚榻而坐,看着她唱作绝佳,逗上头的暗探们玩。

        秦灼回过头来见他神色淡漠地坐着。

        面上已无半点方才在外头被她步步紧逼摁树上的慌乱之色。

        已然有种九重天上仙人误入凡尘,闲坐此间看戏的模样。

        秦灼心里有点不爽:凭什么我在这卖力地演。

        你坐那闲散地看啊?

        她脱下自己的外衫,扔到了窗边,两三步就走到了榻前,扑倒晏倾,抱着往榻里一滚,淡紫色的帘纬被她用足尖勾落。

        这一方床榻顿时陷入了昏暗之中。

        晏倾被秦灼扑倒,还紧紧抱着,此刻更近得连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放、放开。”晏倾的嗓音都微微有些变了。

        秦灼“哦”了一声,却伸手从他下颚处,探入了衣襟里,慢慢摸索至心头。

        冬日里,她指尖微凉,故意在他心口处划着圈。

        晏倾一开始还能自持,可逐渐的,乱了呼吸,心跳如鼓……

        他摁住了秦灼的手,咬牙道:“够了!”

        “不够啊。”秦灼道:“你至少得喘几声,让他们听听吧。”

        晏倾被她堵得无话可说:“……”

        秦灼把手从他衣襟里抽出来,摸了摸他的脸,“你该不会……不知道要怎么演这种事吧?”

        “我……”晏倾都有点吃不消她这么野的路子。

        他沉默了片刻,还是没能如秦灼所想的那般喘出来。

        他在秦灼耳边低声道:“你还不如打我一顿?”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秦灼轻轻摩挲着他的眉眼,像情人一般低声呢喃,“我怎么舍得打你?”

        她这话说得很是温柔。

        晏倾却从中听出了她强忍着的笑意。

        原本他是想着回侯府来,若是遇见秦灼就唱出苦肉计。

        她几鞭子下去,他浑身血淋淋地被赶出侯府出,任谁看了都会觉着他两之间是真的反目成仇。

        谁知秦灼不喜欢苦肉计。

        上来就撕了他的外衣,非要来这么一出风月戏。

        “秦灼!”晏倾压低了声音喊她的名字。

        “我在。”秦灼坐起来,伸手在他腿上拍了一下,“你不来我来了啊,再没点声,屋顶上那些人不得说你我不行啊?”

        晏倾一手将她按回了锦被里,咬了咬牙道:“我来。”

        秦灼就等着他这话呢,闻言往床榻里侧靠去,低低笑道:“那就有劳晏大人了,请吧。”

        晏倾一掀锦被,将秦灼整个都罩住。

        他自己则往床榻外侧移了移,一边拉着帘帐摇动,一边低低地喘。

        一开始是隐忍的那种声。

        渐渐地,有点像是压不住似的。

        到后来,掺杂着痛苦与欢愉。

        屋子里静悄悄的。

        唯有这点声响尤其地清晰。

        秦灼窝在里被子里,听着近在咫尺的声响,耳朵都开始发烫。

        她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前世在军中,没少听那些人说这床上快活事的销魂滋味。

        人美、身段好、嗓音勾魂,得其一者,便动人心魂。

        但晏倾啊,三样都占全了。

        秦灼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可越听越是心浮气躁,她不得不抬手捂住了耳朵,

        心下暗暗道:让你装个样子!

        没让你勾引我啊!

        秦灼心跳快得有些过分,她深吸了一口气,再这样下去,腿都要软了。

        屋顶上那些暗探也没好到哪里去。

        夜深渐深,这屋子里的动静却一直没停,搞得他们也是备受折磨。

        一直到了后半夜。

        秦灼听着晏倾喘着喘着,嗓音都有些哑了,越发地勾人心魂。

        她实在有点忍不了了,“差不多行了。”

        晏倾放开晃动帘帷的手,低低地“嗯”了一声。

        秦灼却连听到这么一个嗯字,心里都酥了一下。

        她心道:完了完了。

        声色误人啊!

        秦灼缓了缓,抬手把晏倾束发的玉簪取了,揉乱了他的墨发,低声道:“我要把你踹下去了啊,你自己护着点,别真伤着。”

        晏倾:“嗯。”

        秦灼闻声,骂了一句,“你的滋味我尝够了,也不过如此,滚吧。从今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然后,一脚将他踹下了榻。

        晏倾摔落在地,连滚了几圈,好半天才爬起来,推开门往外走。

        夜风忽来,吹得帘纬浮动。

        秦灼坐在榻上,透过帘纬扬起的缝隙看着他扶门而走。

        外头风大,晏倾身上只着一件白色长衫,凌乱不已,墨发还披散着,他往外走的步伐很慢,像是不堪风吹,一副惨遭那什么过的样子。

        秦灼抬手摸了摸鼻尖,自言自语一般道:“晏倾这演的也忒像了一些。”

        这要不是她方才一直跟晏倾躺一块,只怕都要被他骗了过去。

        而此刻。

        屋顶上的两拨暗探,纷纷拿出笔和册子来记:

        是夜,晏倾惨遭秦灼凌辱。

        尝尽滋味后,一脚踹下榻,赶出西和院。

        晏倾出来时衣衫不整,失魂落魄。

        秦灼坐在榻前看晏倾离去,耳听屋檐上的暗探们悄然而走,便躺回去继续睡了。

        第二日,皇帝便下旨,让晏倾送她去北漠和亲的送亲使,另加封其为正三品礼部侍郎。

        晏倾入朝不过数月,从六品升至正三品,升迁之快,史无前例,令人咂舌。

        秦怀山得知这个消息后,问秦灼那天她跟晏倾在西和院做了什么?

        秦灼笑而不语。

        秦怀山也就没有多问。

        又过了几天。

        朝中以冯老丞相为首跟北漠那边谈的差不多了,把秦灼去北漠的和亲日子定在了冬月二十三。

        暂定要送去北漠的有金银百万,粮食千担,布匹若干……

        先前皇帝让晏倾做送亲使的时候,秦灼还当众发了一次脾气,这回同北漠和谈的消息送到秦灼这里,她没什么反应。

        皇帝以为她是没办法只能认命了,便一个劲儿地赏赐东西下来,连日让人赶制婚服等和亲要用的物件。

        秦灼装的挺像样子的,连日都在府中,也不怎么出门,像是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只有谢无争知道,顾公子早早离京,走访各城,每日都有书信送回来。

        秦灼便拿着那些信件,抱着算盘算经过这些地方的时候,该怎么把自己想要的收入囊中。

        这一天,风千面照旧把顾公子的书信送到秦灼这里,他放下就准备悄然退下。

        “千面,留步。”秦灼把算盘放到一边,喊住了他。

        风千面转过身来,恭声问道:“殿下还有何吩咐?”

        秦灼道:“我还有件事要你去办。”

        风千面道:“殿下请讲。”

        “帮我递个消息给颜公子。”秦灼这些天其实一直在等花辞树来,她想着天下已乱,颜家虽然没有不臣之心,但皇帝多疑起来,肯定也不会觉着颜家跟那些想争天下的有什么不一样。

        她想着,要是花辞树过来,就提醒他赶紧设法离京,要是真等到日后皇帝要拿他做筹码威胁颜家,就麻烦了。

        可惜,他这几日都没去济世堂。

        而且颜家那边给外头的消息是说公子病了。

        就花辞树装的那副病怏怏的样子,十天有七八天都出不了门,说他病了确实没人会怀疑。

        但秦灼知道那人八成在鼓捣什么,只是她快要离京了,无论如何,都要同花辞树说一声才放心。

        她同风千面道:“你去跟颜公子说,让他尽快设法离京回家去。”

        风千面闻言顿了顿。

        秦灼见他不应声,似乎有些迟疑,当即又问道:“颜府现在不好进吗?”

        “能进的。”风千面连忙道:“属下这就去。”

        他说着就飞似地离去了。

        秦灼觉得风千面的反应似乎有点奇怪,不过她拿着顾长安派人送回来的书信,便一心去琢磨各城存粮的事儿了,没再多想。

        日子过得飞快,一转眼便到了冬月二十二。

        秦灼要去北漠和亲的前夜。

        这一夜,府中来来去去的人甚多,连萧婷萧雅都得了皇帝特许来秦灼府里住一夜。

        各家权贵夫人更是流水似的送礼来,进进出出的管家随从一大堆。

        秦灼好不容易把两个公主都忽悠去厢房,身边只剩下一个初五,屋檐上有人飞身而来,翻窗入内,两三步就到了她跟前。

        秦灼抬手一掌欲出。

        来人连忙摘下蒙面的黑巾,“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