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186章 才三天,你就变了

第186章 才三天,你就变了

        其实秦灼一直都知道无争的性情一点也不适合当皇帝,他做大殿下这些年过得也不太开心,先前她想着让无争争权做至尊也只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北山一场闹剧,险象环生,差点要了他的性命。

        可一切暂归平静,往好的方向看,无争也得到了他盼了两世的自由。

        以后,他就摆脱‘大殿下’这个身份带来的枷锁,可以为自己而活了。

        这也算意外之喜。

        “从今天起,你就重获新生了。”秦灼端起茶杯敬谢无争,“我以茶代酒,敬谢公子一杯,可喜可贺。”

        谢无争愣了一下,而后端起茶杯跟秦灼碰了一下,温声道:“同喜。”

        两人各自饮尽杯中茶。

        不多时,门外侍女来报,“殿下,济世堂的大夫来了。”

        谢无争刚好开口应声,却又忽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殿下了,便抬眸朝秦灼道:“殿下,大夫来了。”

        “无争,你还是喊我阿灼吧。”秦灼还真不太喜欢被人喊殿下。

        虽说皇子殿下、公主殿下都是殿下,但兴文帝在关键时候晕了过去,还没认下她。

        更何况,秦灼其实也不太像认皇帝当爹。

        谢无争大约能猜到秦灼心中所想,点头应道:“好,那我还是喊你阿灼。”

        “嗯。”秦灼一边应声,一边往外走,今日济世堂来的不是男扮女装的花辞树,而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大夫。

        她想着花辞树刚从北山猎场回来,想必是还没来得及去济世堂。

        而且她如今在大皇子府里待着,还不知有多少暗探眼线在盯着这边,花辞树没来也好。

        那老大夫朝秦灼和谢无争行了个礼,恭声道:“鄙姓高,是济世堂的大夫,敢问是何人需要诊治?”

        “人在屋里,你跟我来。”秦灼说着,便转身朝秦怀山所在那个屋子走去。

        高大夫跟在她身后进了屋子。

        秦灼把秦怀山头部被案几砸伤,以及昏迷两日醒来后再度昏睡,用了什么药施了几回针一一跟高大夫说了。

        高大夫放下药箱,坐在榻前给秦怀山诊脉。

        半晌后。

        高大夫说:“暂无大碍,只是累极睡了过去,莫要惊扰他,待我开副方子,贵人派人随我回济世堂抓药来,煎与他按时服用,不出一月便会好转。”

        秦灼轻声道:“好。”

        “来人。”谢无争喊了随从来,“带高大夫去开方子,抓药。”

        站在不远处廊下的随从立马应声上前来,抱拳行礼,“属下领命。”

        这话说完,随从又转而对高大夫道:“您请。”

        “不敢当不敢当。”高大夫这些年在京中行医见多了高门权贵拿下巴看人,底下的奴才们狗仗人势,但凡有点门路的都想去找太医,不把他们这些外头的大夫看在眼里。

        这府上的贵人们却都随和的很,随从侍女也客气有礼,反倒让人受宠若惊。

        “我送送高大夫。”

        秦灼说着和谢无争一起送高大夫出门。

        庭前大雪初停,树梢、屋檐、地面上都已经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不敢劳烦贵人相送,屋外风大,贵人请回吧。”高大夫连连劝回,才转身离去。

        秦灼和谢无争站在门前,看远处天地苍茫成一色。

        初五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了离秦灼最近的那棵树上,正在摇落树枝上的霜雪,有不少都落在了她脸上身上,冰冰凉凉的。

        秦灼抬手拂去额头上的冰霜,朝树上的少年道:“初五,下来。”

        初五看了她片刻,非但没下来,反倒跃上了更高的树梢,伸手抓了一把雪就往秦灼脸上砸。

        秦灼侧身避过,而后足尖轻点,一跃而起上了树,初五见状直接就往另外一棵树上跳。

        秦灼紧跟着他越过去,小少年像是来了劲儿,她越追他跳地越快,转眼之间就把庭前这几棵大树都踩了一遍。

        两人在这庭前上蹿下跳,身形快如闪电,来回之间只留下重重幻影。

        树枝摇动,落雪纷纷。

        秦灼扬袖拂去劈头盖脸砸下来的雪,绕到树后一把拎住了初五的后领,然后从枝头抓了一把雪拍在少年脸上,含笑问道:“还敢不敢砸我了?”

        初五吃了一嘴的雪,‘噗噗’地往外吐。

        他还故意凑到秦灼跟前,好些雪沫都落到了秦灼脸上。

        “你这狼崽子!”秦灼有些无语的抬袖抹脸,拎着初五的后领从树下一跃而下,入了廊下。

        谢无争朝她走来,取了一方帕子给她,“擦擦脸吧。”

        秦灼松开初五的领子,伸手结果帕子擦脸。

        结果初五就蹲在她跟前,伸长了脖子把脸凑上来,大有让秦灼给他也擦擦的意思。

        “你还知道要擦脸啊?”秦灼都被他逗笑了,“你方才趁着不注意的时候去雪地里打滚了吧?衣裳都被雪水浸湿了,别擦脸了,直接沐浴,换身衣裳。”

        初五听到‘沐浴’二字,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他还记得前天被人拿好几个刷子刷了半天,差点把他皮扒下来的那事儿。

        “让你沐浴你还不乐意了?”秦灼擦完脸上的霜雪,俯身给初五也擦了擦脸,“脸擦好了,站起来,我给你擦擦手。”

        初五抬起双手,慢慢地用双腿站立。

        秦灼一边给他擦手,一边道:“还真别说,四条腿就是比两条腿跑得快,我用轻功都差点追不上你。”

        初五却是全凭自身的速度在飞来跃去。

        “他跑得这样快,的确是天赋异禀。”谢无争温声道:“那日在猎场,好几个世家子带着随从围杀他,都没能得手,我也是运气好将其引入笼中,不曾想到了阿灼这里,他倒是听话地很。”

        秦灼刚给初五擦完手,帕子就被少年拿去玩了,闻言不由得无奈笑道:“听话?他方才还拿雪砸我呢!”

        谢无争道:“他那是跟你闹着玩。你没见过他在猎场的时候是怎么伤要围杀他的人……”

        他正说着话,忽然有人朝这边飞奔而来,“秦灼!”

        一袭淡金色锦衣的顾公子穿廊而过,快步到了秦灼跟前,“本公子只听过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怎么你去了北山猎场才三天,回来就摇身一变成公主殿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