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166章 就不要我了

第166章 就不要我了

        两人正说着话,萧婷带着几步随从匆匆策马而来。

        “秦灼,你胆子也太大了!听到虎啸声还敢往前冲,本公主喊你也不听,是嫌自己命长吗?”三公主马术不太精湛,追过来的路上差点摔了,等赶过来的时候,前头已经围了一大堆人,她挤都挤不进来。

        她原本还想再说秦灼几句,忽地看见颜家公子在树后,立马就收了声。

        片刻后,萧婷再开口,声音明显就温柔了许多,“算了,看在你是为了救人的份上,本公主就不说你了。你可还好?可有受伤?”

        秦灼眼看着这萧婷瞬间变脸,变温柔,一下子还有点不太适应。

        三公主,你平日不是这样的!

        忽然这般,是闹哪样?

        她有点懵,眼角余光一扫,瞧见了树后的花辞树,联想之前刚才萧婷让自己去给这人送猎物的事……

        好像又明白了点什么。

        不会吧?

        花辞树和萧婷,一个是病怏怏的质子,一个是最受宠的公主。

        这两人看起来也不太像能有交集的样子,怎么好像有点什么似的。

        她这般想着,看了看萧婷,又看了看花辞树,一时间忘了回话。

        “秦灼!”萧婷被她看得整个人都不太自然起来,温柔模样也装不下去了,提高了嗓门喊她,“本公主问你话呢?为何不回?”

        秦灼回过神来,缓缓道:“我没受伤,颜公子有没有受伤,我就不知道了。”

        萧婷有些心虚道:“本公主又没问你……”

        花辞树都已经被点到名了,也不好再在树后头站着,他慢慢走了出来,拱手朝萧婷行了一礼,“颜辞镜见过三公主。”

        萧婷抬手就想去扶他,却忘了自己还在马上,险些肢体不平衡翻下去。

        秦灼见状连忙过去一手扶她在马背上坐稳,一手虚扶花辞树示意不必多礼。

        萧婷见状,小脸微红,低声道:“颜公子有礼了。”

        气氛稍稍有些微妙。

        秦灼觉得自己在这两人中间站着不合时宜,便立马收手回袖,往边上退了两步。

        花辞树见状,抬头给她一个‘你离那么远做什么?’的眼神。

        秦灼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你还说呢?你跟三公主什么情况。’

        花辞树微微皱眉:‘没情况。’

        秦灼显然是不信的:‘没情况,人家三公主能对你这么殷勤?’

        花辞树明显不太高兴了:‘爱信不信!’

        他给完这个眼神之后,就别过头去了。

        秦灼没法再和他用眼神交流。

        碍于有萧婷和一众侍卫在场,她也不好开口询问,毕竟颜公子身份特殊,她本不该与其相识的。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秦灼也扭头看向了另一边。

        两人都有些刻意。

        但萧婷的心思全在方才差点摔下马去,险些在颜公子面前丢人了上头,也没注意到两人的眼神。

        “公主。”后头的侍卫低声提醒道:“皇上已经离去多时……”

        萧婷这才回过神来,“那咱们也回去。”

        她说着吩咐随从,“给颜公子牵匹温顺些的马。”

        随从立即应声照办。

        花辞树低声道:“多谢三公主。”

        萧婷看了他一眼,语调软的不像话,“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秦灼听到这话,立刻看向花辞树,用眼神示意他:‘都这样了,还没什么?’

        花辞树自己也是满头雾水,当下也不搭理秦灼,只再次同三公主道:“公主好意,理当谢过。”

        萧婷其实不太喜欢他同自己这般生疏。

        可这些年来,颜家公子同谁都走的不近,好像对谁都这样。

        她如此一想,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随从牵了马来,颜辞镜牵过缰绳,试了两次都没能上马。

        秦灼在旁边直呼好家伙。

        为了在三公主面前扮文弱,花美人也真是拼了。

        之前大半夜飞檐走壁来西和院,脸不红气不喘一人儿,现在上不了马。

        她有点看不下去,当即翻身上马,然后挑眉看向花辞树。

        全当是给他做个正确示范了。

        花辞树也不看她,折腾了两次上不去,额间冒了细汗,文文弱弱一少年,看着惹人怜爱极了。

        萧婷连忙吩咐随从给他递马凳、扶他。

        又有两个随从下马来伺候花辞树。

        如此这般,他才顺利上了马。

        一行人慢慢悠悠地往回去。

        萧婷还不忘体贴道:“颜公子身体不好,来这狩猎场更应多带些人才是,先前我瞧你只带了一个随从,这也就罢了,怎么还丢下随从一个人追着秦灼往这么危险的地方跑?”

        花辞树听三公主这样问,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她刚才果然看见我骑马飞驰了。

        都怪秦灼,害我露馅了!

        他本就怕萧婷看见自己身姿矫健,根本不是病人,所以才故意装作爬不上马背的样子。

        这会儿人家都把话挑明了。

        花辞树也不能不回话。

        他沉默了片刻,心下一瞬间闪过了许多个由头,低声道:“我方才见三皇子马上就要葬身虎腹,一时情急……”

        “你怎么总是这么心善?”萧婷忍不住打断道:“旁人的性命怎比的上你的性命?下次不可再这样冒险了。”

        花辞树闻言顿时:“……”

        这个公主好像不是来试探他的。

        而且说话为何如此莫名其妙?

        萧婷见他不接话,便以为是自己管得太多让颜公子不舒服了,当即转头同另一边的秦灼道:“还有你也是,若是为了旁人赔上自己的性命,那多傻啊?更何况你不是同大皇兄走的近么?萧临活着对你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到底是生在皇室的人,即便平日里看着娇憨可人,其实心里对皇位之争都跟明镜似的。

        秦灼笑道:“死了一个萧临,说不准还会有萧四萧五萧六……大殿下生性仁厚,定不愿为了争什么夺人性命。”

        更何况,小小萧临,怎么能同我的无争相提并论?

        她在心里这样说着。

        “这倒是。”萧婷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你还真挺了解我大皇兄。”

        秦灼笑了笑,没接话。

        一旁的花辞树偷偷看向她。

        秦灼发觉了,侧目看过去,那人立马就转过头去,当做方才什么都没发生。

        她也懒得去理会这这人的小动作。

        心里想着花辞树说的话虽然不中听,却是事实,兴文帝这次估计是真的要把她当做眼中钉肉中刺了。

        还不知会搞出什么欲加之罪来。

        秦灼这一行人往行宫去,半道上遇见了来找她的秦怀山。

        “阿灼!阿灼你没事吧?”秦怀山远远地看见她就喊了一声。

        “我爹爹来了。”秦灼同萧婷道:“公主先回吧,我去同我爹爹说会儿话。”

        萧婷看了花辞树一眼,“那……本公主和颜公子先行一步。”

        秦灼右手轻抬,“请。”

        “驾!”萧婷驾马而行。

        花辞树朝她点了点头,紧跟着离去。

        一众随从随后而行,扬起飞尘一片。

        “我没事,好得很,一点伤都没有。”秦灼抬袖挥了挥灰尘,跃马去秦怀山跟前,“爹爹怎么一个人来了?先前不是同皇上在一道的吗?”

        她方才思虑良多,看见兴文帝和那么大臣们一拥而至,秦怀山不在其中的时候还有些奇怪。

        但场面混乱,事情纷杂,也顾不得多想。

        这会儿瞧见他一个人来,不由得多问了一句。

        秦怀山为寻她而来,原本满脸焦急,乍一听见这话,神色顿时有些不太自然,“方才有个故人拉着我说了会儿话。”

        “什么故人要在狩猎场拉着爹爹说话?”秦灼不解道:“还单独说的,连随从都全支开?”

        “这、这个……”秦怀山被自家女儿给问住了。

        且他向来是不太会扯谎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支支吾吾的。

        “爹爹若不便同我讲就算了,或许是爹爹哪个旧相好见你依旧俊朗不凡想来再续前缘,我这个做女儿若是一直追问,反倒显得不懂事了。”秦灼说着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差在脸上写“爹爹有了新欢,就不要我了”几个大字。

        秦怀山一下子就急了,“哪有的事?爹爹没有什么旧相好,说的是正事……”

        秦灼听到他说正事,心下更奇怪了,“什么正事啊?”

        秦怀山自打回京城以来,就一直待在长宁侯府侍奉双亲,朝事不曾过问半分,哪个吃错药的来找秦二爷说正事?

        而且还这么会挑地方,在狩猎场,把秦怀山从皇帝从身边引开去说事。

        怎么看,都不像是寻常事。

        她一心想问个明白。

        但秦怀山这人性子软,不能硬逼,只需用双眼认认真真地看着他。

        用不了多久,他肯定就扛不住全盘托出。

        “就是、就是……”秦怀山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但见秦灼一直望着自己,心软软的一塌糊涂。

        他脑子又实在乱得很,才不得不硬着头皮开口道:“那人查了我的底细,说我先前在京城的时候并未娶妻、也无外室通房,在永安娶得的容氏也所出,他问我……”

        他顿了顿,颇有些艰难地继续道:“问我、你这个女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