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115章 你怎么忽然这么好心?

第115章 你怎么忽然这么好心?

        荒野破庙,被掳的少女坐在火堆旁言笑晏晏。

        掳人的那几个在边上站着,脸色难看地活像刚吞了十斤苍蝇。

        晏倾看了秦灼一眼,面色稍缓,当即翻身下马走上前来。

        “喝。”他只说了这么一个字,就在秦灼身边坐下了。

        不像是连夜赶来救人的。

        反倒像是他两本就约好了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来此喝一碗牛肉汤。

        火光映着两人平静如常的面容。

        夜风吹得外头树影摇曳,风里隐隐带着些许血腥味。

        那个叫六叔的看了看这对不同于常人的少年少女,又朝暗处瞧了瞧,思量着要同硬刚一场,还是趁机先撤。

        而此刻,秦灼正掀开锅盖,拿勺子撇开锅里的浮沫。

        牛肉汤的香味飘地到处都是。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同晏倾道:“你还真别说,他们这汤炖的挺好的,就是方才打起来的时候没人盖锅盖,落了些灰尘进去……”

        秦灼觉得有点可惜,正说着忽然又想到什么一般,“我怎么告诉你了?”

        晏倾看着她,一时无言。

        “你那般挑剔,怕是不肯吃了。”秦灼自言自语一般说着,忽然抬头看向晏倾,“要不,你就当刚才什么都没听见吧?”

        晏倾没理她,直接别过头去看身后的花辞树了。

        “你来的好快。”花辞树对秦灼早就没话说了,这会儿看见晏倾也被堵得不说话,十分地感同身受。

        他走上前来,坐在了晏倾边上,“方才那些惨叫声可是有人截杀了那些黑衣人?”

        晏倾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

        若是换做平时,花辞树听见晏倾这么“嗯”一下,必然是有许多话要说的。

        但今天见识了秦灼的行事作风,他忽然觉得晏倾话少也不是什么毛病。

        秦灼饿久了,急着喝汤,结果撇了好一会儿的浮沫都没撇干净,手都有些累了,不由得抬手用大汤勺指着那个六叔和青年人们,“你们别光站着啊,过来。”

        她特认真地说:“做事情呢,要有始有终,牛肉汤怎么能煮到一半就不管了?快过来做完。”

        那四个青年人一直都不知如何是好,齐齐看向了他们的六叔。

        后者的表情更僵了一些,主动上前接过了秦灼手里的大汤勺,手脚利落把那些血沫都舀了,倒到一边的地上。

        秦灼坐在一旁,托腮看着,“看样子在家没少下厨,你娘子好福气啊。”

        那个被人称作六叔的原本脸色僵硬无比,听到她提到自家娘子,目光不自觉柔和了许多,有些生硬地说:“能娶到她,是我有福气。”

        秦灼笑了一下,“还真有娘子啊。”

        “你……”六叔没想到她是在套话,手上的动作骤停,大有拿汤勺砸死她的架势。

        “别紧张。”秦灼依旧保持着托腮的姿势,指尖轻触脸颊,笑意淡淡道:“我方才听你同那些黑衣人提到拿什么血狐换人,就随便猜一猜罢了。”

        她离火堆很近,暖和地凤眸微眯,像只狡黠的狐狸,“传闻说血狐这东西取血做药引可以延寿,我便猜定是你有极重要的人快不行了,本打算父母兄弟妻儿轮着猜一边,哪知第一个就猜中了。”

        六叔闻言,撂勺子不干了,“你究竟想怎么样?要杀要剐也就一句话的事!”

        “我刚与你见面就说了。”秦灼道:“报上名来。”

        六叔闭口不言。

        秦灼看着他这模样,有些好笑地问道:“怎么?怕我上你家寻仇去啊?”

        她不等对话接话,便再次开口道:“你掳了我和花美人都没杀,也没直接交给那些黑衣人,可见良知未泯。既如此,我也不会要你们的命。”

        几步开外的四个青年人闻言顿时面露喜色。

        只有被称作六叔那个还有些不太相信,一脸狐疑地看着她,地问:“当真?”

        秦灼点了点头。

        六叔见状,又问道:“你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秦灼看他这样子就知道平时这人没少被人当刀使,抬了抬下巴道:“给我盛汤。”

        说完,她便朝那几个青年人道:“别傻站着,该烤饼的烤饼,柴火也烧没了,再去捡一些来。”

        几个青年人连忙上前来照做。

        六叔一脸复杂拿碗盛了牛肉汤递给秦灼。

        秦灼接过来,顺手先递给了花辞树,“喝吧,花美人。”

        花辞树见状一下子有点受宠若惊,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端着汤碗问她,“你怎么忽然这么好心?”

        秦灼道:“你是个大夫。”

        花辞树一下子没明白她的意思,疑惑道:“大夫怎么了?”

        秦灼双眸如星,弯了弯唇,“要是这个牛肉汤有毒,或者方才落进去的灰尘会喝坏肚子,你先尝了都能马上自救。”

        花辞树差点一个反手就把汤碗盖秦灼头上。

        他就知道不能对这人有什么好的幻想。

        敢情是把他当试毒的了!

        花辞树心里不断地默念:我打不过她、我打不过她……

        要冷静。

        才这忍下这个冲动。

        偏偏秦灼还一直看着他,“喝啊,你喝啊。”

        花辞树自小尝过千百味药,不说百毒不侵,也相差不远,加上一天没吃也是真饿了,闭上眼就喝了一口。

        片刻后,他张开双眸,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被称作六叔的人,“这汤……”

        秦灼见状,连忙追问道:“怎么了?”

        “好喝。”花辞树紧跟着又喝了一口,补充道:“没毒。”

        秦灼乐了,转头催促道:“快,接着盛。”

        六叔递过来的第二碗,她都快放到嘴边了,忽然又想起晏倾这么大老远跑来也怪累的,就先递给了他,“呐,喝吧。”

        晏倾眸色微动,却没说什么。

        只是接过汤碗,慢慢地喝了一口。

        秦灼紧接着拿过了第三碗,埋头就喝了小半碗。

        要不是因为太烫了,她肯定能一口干。

        太香了。

        几个青年人对着牛肉汤咽了咽口水,这本是他们的口粮,如今却成了别人的。

        他们还得做伙夫。

        这都什么事啊?

        现在掳人的活这么难干的吗?

        破庙里八个人,喝汤的喝汤,做事的做事。

        一下子安静无声。

        晏倾喝了一口之后,便端着碗没再继续。

        一片静谧之中,他忽然开口道:“血狐不只萧顺那里有。”

        那个被称作六叔顿时眼前一亮,“谁还有?”

        晏倾没回答,只是看了身侧花辞树一眼。

        后者已经喝了大半碗汤,忽然听到这话,也没有多惊诧,只是神态肉眼可见地要比方才高贵许多,“萧顺养的那只血狐是我扔了不要的,那么差的我才不养。”

        “你真的有?”六叔冲到了花辞树面前,“你把血狐给我,我用命跟你换!”

        花辞树看见他冲过来时扬起的灰尘往碗里落,连忙抬手挡了挡,皱眉道:“谁要你的命?”

        六叔强按下内心的狂喜之情,连忙道:“想要别的也可以,只要你说!”

        “我想要的何须你来给?”花辞树这么多年在京城用双重身份行走,接触的都是各种权贵名流。

        因为晏倾的缘故,认识了秦灼,就已经够吃亏了。

        如今看这个上来就把自己掳走,打算他这个人用换区区一只血狐的傻子,只想给他扎几针让其清醒清醒。

        他冷笑道:“更何况你原本打算拿我换萧顺手里的那只血狐,如今不成,还好意思来同我做交易,哪来的脸?”

        那个六叔被他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秦灼喝完了一碗汤,肚子暖融融,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头脑也跟着清醒起来。

        再结合这个六叔的娘子和血狐什么一起琢磨,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

        白衣山庄冯飞翼,善用鞭,在一众结义兄弟之中排行第六,有个重病在身的爱妻,为妻学厨还曾名扬一时。

        秦灼之所以对这个冯飞翼有印象,是因为白衣山庄这地方是众多义士聚集之地,在不久之后的天下大乱里几乎可以达到一呼百应,掀竿起义的地步。

        前世萧顺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将白衣山庄的势力收入麾下才登基为帝,这股势力曾与秦灼大军对抗许久,双双死伤惨重。

        她那时候特别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义士会愿意为萧顺卖命。

        后来没多久,冯飞翼自刎谢罪,秦灼才知道萧顺可以把白衣山庄用作马前卒,是这个冯飞翼为了救爱妻性命一手促成。

        不管怎么样,这次冯飞翼跟萧顺那边肯定是崩了。

        而且花辞树也有血狐。

        若能借此把白衣山庄收为已用,那就真的是血赚!

        这次没有白白被绑。

        秦灼这般想着,适时开口道:“花美人,话要好好说,万事好商量嘛。”

        花辞树觉得这姑娘真是奇怪,方才使唤人做着做那险些把人气死,这会儿又来充好人了。

        他不由得转头看向她,问道“你也被绑了半天,怎么解了绳子,破了网就忘了自己是被谁掳来的?”

        秦灼被噎了一下,无奈道:“那他也给咱们煮牛肉汤了啊。”

        其实她也知道这话说的牵强,但只要她脸厚够厚抱着‘自己不觉得尴尬就没人能让我尴尬’的心思,又继续道:“都说医者父母心,他还愿意拿命跟你换那什么血狐,你就发发善心呗。”

        花辞树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眼前的少女许久,神色复杂地说:“秦灼,你怕是有什么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