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28章 公子爷是个雏儿

第28章 公子爷是个雏儿

        随后而来的秦灼带着顾家的护院把外头几个小厮绑了,快步走入主屋,看到就是公子爷抱着顾老太爷又哭又笑的场景。

        “祖父!您怎么能这样?我差点就被您吓死了!”

        顾长安跟李家姑娘折腾了一晚上,本就衣不蔽体形容狼狈,这会儿还坐在地上披头散发的,桃花眼里泛着血丝。

        小模样真是惨的可以。

        但就是莫名地……滑稽。

        秦灼站在几步开外,强忍着笑,没有立刻上前去。

        “是你自己胆小,怎么还怪起祖父来了?”顾老太爷笑着说:“我不过是贪睡多躺了一会儿,你这冲上来就哭,作甚呢?”

        他说着,便伸手去扶顾长安。

        结果公子爷这一路跑的太快,这会儿心安了,愣是腿软地起不来。

        秦灼见状连忙上前把顾长安拎了起来,温声问老太爷,“梁思余没对您做什么吧?”

        “他倒是想。”顾老太爷起身下榻,一边穿靴子一边道:“今早送来的那晚汤药有毒。”

        顾长安一颗心又提了起来,“那汤药呢?”

        顾老太爷呵呵一笑,“被我拿来浇花了。”

        顾长安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浊气。

        顾老太爷心有余悸道:“还得多亏了阿灼一进顾府就提醒我入口之物都要用银针试过再吃,不然啊,我这条老命大抵就交代在这了。”

        顾长安闻言,满脸愕然地看向秦灼,“你就知道梁思余会来这么一出?”

        他觉得秦灼这个人真的是太玄乎了。

        自打她进了顾府,对他说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他就连着做了好几天的噩梦。

        竟还早早提醒过老太爷要防范身边的人。

        这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顾长安先前对她那么不客气,现在心里有点慌。

        “防人之心不可无嘛。”秦灼面色如常,只说了这么一句,并没有多说的意思。

        顾长安还想再问什么。

        秦灼却不愿多言,反倒同老太爷说起了公子爷被梁思余诬陷,同李家姑娘斗争了大半夜守身如玉的事来转移话题。

        顾老太爷先是伤怀这当做半子养的梁思余竟是包藏祸心之人,后来被秦灼引导着对公子爷是个雏儿这事更有兴趣,开口便问:“他一开始还不说是人家姑娘要对他用强?”

        秦灼点头道:“是啊,后来估计是气急了,说的太多露了馅才没瞒住。”

        “这事有什么好说的?”顾长安气得呼吸不顺,背上的伤也跟着火辣辣地疼了起来。

        他刚想发脾气,婢女匆匆来报,说晏倾被秦怀山扶着过来了,几个临时被拉来做劳力的壮汉也抬着半死不活的梁思余进了门。

        “好了好了。”秦灼抬手在顾长安背上安抚似得拍了一下,“你有气朝害你的人发去。”

        谁知刚好拍到了他的伤处。

        顾长安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忍不住蹙眉道:“秦灼,你是不是听到晏倾来了,想和他旧情复燃,所以急着要疼死本公子?”

        秦灼还没说话。

        顾老太爷抬手就在顾长安头上敲了一记,“你胡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这么小气?”

        顾长安两边都疼,一出屋子就看见了面白如玉的晏倾被秦怀山扶着,朝这边走来。

        这一瞬间,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在公堂上碰见是没办法的事,这人怎么还追到家里来了呢?

        晏倾站在两步开外站定,微微颔首道:“晏某不请自来,叨扰了。”

        顾长安没好气道:“你自己都知道是叨扰了还来?你们读书多的,都这么说一套做一套吗?”

        “长安!你怎么说话呢?”顾老太爷后脚走出屋子就听见这话,不由得加快了脚步上前,颇有些不好意思道:“怀山贤侄,晏公子,你们来了,别听这臭小子瞎胡闹,既然来了就现在这住下,府里多的是空着的院子……”

        晏倾有些不太适应别人的热情,垂眸道:“我来是有些话要问梁思余。”

        “闲人回避,我看着你问。”

        秦灼是最后一个走出屋子的,不紧不慢地接了这么一句。

        晏倾抬眸看了她一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顾长安特别想问“这儿谁是闲人”,但这话一问出口显得他不该在这似得,于是公子走到一旁爷喊来管事给几个帮忙抬人的付银子,又说要把全府的人都召集起来问话。

        公子爷此刻浑身上下就写着几个大字:

        反正这是我家,我说了算。

        顾老太爷挥挥手让婢女也退了出去。

        一时之间,院子里就只剩下他们自己这几个人,站在屋檐下看着被躺在地上、早已被打得不成人样的梁思余。

        日头越升越高,这会儿到了正午,阳光热烈,万里无云。

        几个少年人都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顾老太爷蹲在梁思余跟前,哑声问:“自打你来了顾府,我何曾亏待过你半分?你这样做,究竟是图什么?”

        梁思余是顾老夫人的远亲,十几岁的时候家里出事只留下这么一个独苗,后来被接到了顾府,当做自家公子一般养着,老太爷亲自带着他做生意,还把顾府的管家权也交到了他手上。

        若非是顾长安回来了,说梁思余就是顾家少主也没人有异议。

        顾老太爷都想好了,待自己百年后,这顾家的产业要分梁思余一份,可这人怎么就等不了,怎么就嫌少?

        梁思余艰难地喘着气,“你问我图什么?凭什么顾长安生来就什么都有,我为顾家尽心尽力,赚的银子却被他拿去胡乱挥霍,为什么我只能给他当牛做马?我不服!”

        他张口就朝顾老太爷脸上吐了一口血沫,然后哈哈大笑,“你们知道了又怎样?还能杀了我不成?你们不敢!”

        顾长安冲上去就要给梁思余一脚。

        顾老太爷抬手把他拦住了,苦笑了一下,“他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你祖母要是知道了该有多难过啊?”

        何止是顾老夫人难过啊。

        顾长安抬袖一下下擦去老祖父脸上的血沫子,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安慰人好,只能低声道:“不伤心,祖父咱们不伤心啊。”

        “啪!”

        秦灼上去就给梁思余来了一个大耳刮子,打的梁思余脸歪向一边,吐出一口血水,连带着两颗牙。

        她面色如常地活动着手腕,“杀人犯法,但世上多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不如,你先猜猜,我打几下,你会掉完这口牙?”

        梁思余顿时惊恐不已。

        众人顿时:“……”

        晏倾默了默,缓步上前站在秦灼身侧,冷声问梁思余:“你背后之人究竟是谁?”